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文摘 / 你信谁?两“维权律师”遭类似的指控和最后不同的结局
你信谁?两“维权律师”遭类似的指控和最后不同的结局
12/31/06    综合    新华社、自由亚洲电台、自由中国论坛

【新华社 12-22-2006】北京市一中院对高智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作出一审判决

北京市一中院对高智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作出一审判决新华社北京12月22日电记者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获悉,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2日对高智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作出一审判决并公开宣判,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高智晟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法院经公开开庭审理查明:2005年12月至2006年5月,被告人高智晟撰写并在“大纪元”、“看中国”等互联网站上发表《高智晟三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这个政权从来没有停止过杀人》等9篇文章。在文章中,高智晟采用造谣、诽谤等方式诋毁现行国家政权和社会制度,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其间,高智晟还在其家中等地,先后10次接受境外媒体“自由亚洲”、“希望之声”等的采访,其具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内容的谈话录音,被境外媒体制作成音频资料登载在这些媒体的网站上,供他人收听或下载。

被告人高智晟到案被告人高智晟到案后,检举、揭发他人多起犯罪行为,并提供了侦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线索,经查证属实。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高智晟采用撰写文章、接受境外媒体采访并在互联网上发表等方式,诽谤、煽动国家政权和社会制度,其行为已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鉴于其具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的立功表现,依法对其减轻处罚,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高智晟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本案开庭三日前,一审法院按照法律规定在法院公告栏先期公布了开庭时间和地点,并通知了检察机关和辩护人。法院宣判时,高智晟的家属到庭旁听。

本案庭审期间,法院向高智晟送达起诉书时,即明确告知其有委托律师为自己辩护的诉讼权利。高智晟表示他本人就是律师,不需要再聘律师为自己辩护,他也不同意其亲属为其委托辩护人。在此情况下,法院为保证高智晟的诉讼权利,仍依法为其指定了两名辩护律师,高智晟表示接受。在庭审中,高智晟除自己行使辩护权,两名指定辩护律师也发表了充分的辩护意见。

高智晟,男,1964年4月20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捕前系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律师。

【许北方 12-30-2006】八年前我有过与高智胜律师相同的经历

时间很快转瞬又一年了,今天是我走出4年监狱生活的第3个年头,剥夺政治权利3年的最后一天。

1999年我被以高智胜律师相同的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我于1994年开始在内蒙古,包头青山律师事务所(国办)从事律师工作,在1998年因许多工厂企业拖欠工人工资,官商勾结开始倒卖国有企业而此行为的后果严重侵害工人利益,工人抗议事件层出不穷,在此时我开始以我学到的法律知识开始义务为工人讲解《劳动法》中关于保护工人的权利的法律规定,在当时我也是积极响应政府的:“律师应开展为下岗工人服务”,的号召。我当时自费印了一些公民维权的小册子,其中包括“两个人权公约”及问答式的维权传单。我瞬间成了当地工人维权的代表,象明星一样走到那都经常有工人围着向我诉说他们遭到的迫害而此造成生活的苦难,咨询的人常常是排着队,电话白天晚上不断。

不久我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主任开始找我谈话并告诫本人,说是接到上级通知:“为维持社会稳定,律师不能在做维权的法律宣传”。本人拒绝这样的荒缪告诫,继续以一个人的良心和律师的职业道德更加努力的去站在这些劳工立场去维权。

在当时我代理了一起国防科工委下属的特大型兵工企业“北方重工业集团公司”拖欠两万多名职工一年的工资案。此案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反响,不久我的律师事务所的主管上级部门司法局的局长开始找我谈话:“说是受市领导的指示:让我停止一切维权代理活动,否则后果自负”。面对对这样的荒谬指示,本人要求法律依据。得到的答复是更加荒唐一句国家领导人的话:“稳定压倒一切”。

在许多工人维权意识开始觉醒的时刻,1999年12月30日中共的国家安全局用他们通常的做法“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把本人逮捕。

逮捕之后安全局的警察前五天跟我谈话是允许本人坐着受讯的椅子上说话,要求本人交代问题,承认错误。如果听从他们的就可以回家与亲人团聚。本人拒绝。从此开始就不允许本人坐着与他们谈话了,只能站着并且要站8个小时。

从此国家安全局也开始对本人在7个月的审讯中使用最原始的野蛮的方式,刑讯,恐吓,利诱。在本人即将开庭的前2天国安局还没有放弃利诱手段告诉我:“如果认罪,有些举报等立功表现,跟他们合作,就可以获得三年一下的刑期及缓刑”。人的尊严岂能受侮辱。在本人最后拒绝合作后就开始走进了人间地狱。手铐,脚镣,小号(禁闭号)跟随了我4年的监狱生活。

四年之中被打掉六颗牙齿,掉了十颗,五次在死亡的门口,2003年12月29日走出了黑黑的地狱大门。

【自由亚洲电台 12-29-2006】高智晟可能会被驱逐出北京

人权律师高智晟自被判三年缓五年后,已返回家中8天,但全无音信,目前他的亲戚也与外界断绝联络,可能高智晟包括他的亲戚都受到前所未有的官方压力。有消息说,当局将要把他一家人遣返回陕北或新疆,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高智晟被判三年缓五年后,回到北京的家中与妻儿团聚截至星期五已8天,但这八天来,高智晟与其家人音讯全无,在高智晟被关押期间还经常与高律师的妻子耿和及女儿格格保持联络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八天来也没有得到耿和及格格的任何信息,星期五,胡佳对本台表示;

高律师一家一定是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他说:他刚回家后受到了严厉的警告,尤其是他们搬出法律方面的警告就是他不能与外界有任何沟通,如果没有上层禁锢的话,他肯定会打电话给我们的,尤其耿和及格格之前都是排除艰难的情况下与我沟通,而现在反而没有了沟通,这种反常的情况只能说明他们遇到了相当大的压力。

为此,本台记者星期五下午拨通了高智晟陕北哥哥高智义家的电话,但是电话的另一边一名女子表示;这是高智义邻居家的电话,她说:高智义不在,这不是高智义家,高智义家的电话号码也不知道,也不知道高智晟是否回来。

而另一位高智晟的好友北京的马文都也表示;他无法与高律师的亲戚联络到,他认为这种情况很反常,他说:不正常,高智晟不能与外界联络,他的家人应该与外界取得联系,现在连他的亲戚与好友也联络不上。

马文都还表示曾有一个记者高洁打电话给高智晟在陕北的大哥高智义,但是高智义向她表示不要再来电话了,马文都说;高洁跟我说,高智义不想与她对话,表示你不要再来电话了。

而据胡佳引述可靠消息说;虽然从目前公安的严密监控可以看出高智晟一家仍然在北京,但是有消息说北京方面正在力图阻绝高智晟与外界联系的一切通道,很快会把高智晟一家驱逐出北京,他说:我得到的消息是用不了多久就会把他们一家遣返回陕北老家或者是耿和新疆的家乌鲁木齐,这是一劳永逸的方法,因为毕竟高智晟的朋友太多了在北京,包括国际主流媒体等都在北京,所以,当局想让他离开北京这个消息应该是确切的。

据香港亚洲周刊星期五引述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表示为了达到让当局放人的目的,各方势力较量了一百三十天,这是互相妥协的结果,政府还是考虑到强大的国际舆论的压力,才判高智晟缓刑,并立即放人,如果不考虑国际压力,一个小老百姓完全可能死无葬身之地。(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相关文章
正式加入胡燕在联合国前维权的声明 - 05-09 10:47 pm
维权与民运 - 04-22 08:55 am
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深夜被传唤、抄家 - 04-22 08:34 am
唯有宪章倾社稷:从民运、维权到宪章运动 - 06-30 05:19 pm
四川警方证实拘捕维权人士黄琦 - 06-17 07:59 am
维权组织抗议美城镇限制非法移民 - 03-21 10:30 p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