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海外组织 / 党员讨论 / 重大事件 / 陈良宇下台 / 新华社内参:陈良宇言论选编(之五)
新华社内参:陈良宇言论选编(之五)
10/02/06    新华社内参   

十一、思想混乱

--其他的(书)没有时间读关系不大,《邓小平文选》和《江泽民文选》一定抽出时间好好地读一读。我的意思不是说其他的(书)不要读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的工作是做好一名驾驶员,你一定要知道交通规则和怎样驾驶,你可以不必知道汽车发动机的原理和汽车是怎样造出来的,你就是不知道汽车排气管起什么作用也不会影响你做好一名驾驶员的。

--太多地强调稳定就让人想到实际上不稳定,太多地强调了和谐社会说明了实际上社会不和谐,这些词,适当的场合强调是正确的,当口头禅,滥用,用多了起反作用。我们今天的会已经开了一小时四十分钟了,你们是不是觉得开始有点头晕?开始觉得想打瞌睡?口渴?肚子饿?我不这样说,也许你们大多数的人都不会发现自己有这种感觉,但我这样一说,你们是不是就有了这种感觉?这就是我说的意思,这叫心理学。

--群体闹事,凡是犯法的都应该受到法律制裁,不能只惩罚几个带头的。只惩罚几个带头的,是代表我们政府对犯法的人宽容呢?还是代表他们所相信的“法不及众”呢?这两种,都不符合依法治国的精神。对那些有法律路线不走、法庭判决不执行而聚众闹事的,一律要给予惩罚,否则这些人就无法无天,依法治国的精神就成了白说的了。

--中国是共产党的领导,中国各个地方也是共产党的领导,地方要服从中央,中央也要配合地方。中央要配合地方,但中央不可能象地方那样了解自己地方的实际情况,中央听听汇报、考察考察,怎么都不会比地方更了解自己地方的实际情况。所以在地方上,我们说的共产党领导,就是指地方共产党政府的领导,这样的领导才是具体有针对性的,是解决问题的,光说服从中央是不解决实际具体问题的。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应该这样理解,共产党的领导也应该这样理解。脱离了具体的实际的地方,什么都是空的。

--在体制改革中,放权一定要谨慎,这是因为放权了之后,收回来就会出现比不放权的时候更难解决的问题。那么已经放了权而出现的问题该怎么办呢?我看唯一的办法就是相信和依靠法律制度,法律制度不够的地方把它健全起来。对待已经放了权而出现的问题,采取收回的办法不是一个好办法,放放收收,人们总觉得是改革和保守两条路线之间在斗争,其实在改革方面我们大家是完全一致的,那就不要再搞收权那一套了,要搞好的是健全法律制度,这样就不会让人们觉得是改革和保守两条路线之间在斗争了。

--统战部在上海的工作规模究竟如何,我这个市委书记不知道。我要问的是,在上海这个对外高度经济和文化开放的国际城市里,统战部的工作到底有没有人监督和怎么监督的?统战部在上海的工作已经直接影响到了上海的工作,我们在引进外资、招收人才、对外贸易、对外投资和中外文化交流项目中,处处发现了统战部的干扰和障碍,我该找那一个单位来调查统战部的工作是执行上级任务还是以其隐蔽性替自己或者某些个人干私活呢?我这里先提出来,我认为我们必须有一个制度来监督,地方政府应该要有权参与监督。

--服从必须有道理,没有道理要求绝对服从是不现实的。在军队中,士兵要绝对付出长官,光靠这个绝对服从的制度并不行,所以军队中还要有思想工作、战争动员,等等。党中央要求地方绝对服从,首先党中央要有道理,要说得服人,要允许内部辩论和公开辩论。现在,中央的某些政策指令在许多地方实际上是绝对不服从,作为中央领导,我们在会议上是不是应该先讨论一下是不是中央的某些政策指令没道理、说不服人?是不是中央的某些政策指令根本缺乏全国各地的代表性?我们遇到问题,是不是应该首先检讨一下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中央对地方是老大没错,中央要当好了老大、会当老大才能是真正的老大,否则地方各自就当起自己的老大,你能怪谁?

--贪污腐败的问题,必须是有权力的人才有贪污腐败,权力越大的人越能贪污腐败,没有权力的人是谈不上贪污腐败的,他们只能贿赂有权力的人。所以,研究贪污腐败的问题,光从检查和惩治下手治标不治本,治本就是要取消不必要的权力和分散权力。在土地审批、国家重点投资工程项目等放面,我国普遍存在严重的贪污腐败现象。那我们为什么不是在土地审批、国家重点投资工程项目放面少利用一点权力而多利用一点市场呢?其他许多地方都一样。政府的权力是腐败的根源,加强政府权力只能加强贪污腐败,减少政府权力,不该管不必管的事情,让市场竞争机制去自然平衡,人们不求通过权力来实现自己利益的时候,贪污腐败也就失去了温床,就可以控制了。用更多更大的权力来整治贪污腐败,结果会造成更多更大的腐败。

--我坚决反对在全国推广政府统筹经济房屋价格、政府统配统销的方案,这种计划经济的手段并不能长远地解决困难家庭的困境,相反,这给政府更多的权力功能,权力功能越多,给贪污腐败造成的机会也就越多,我认为,政府的在这方面作用应该是调查市场,了解市场,促进市场提供满足社会需要的经济房屋。不要忘记,我们现在还是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按需分配还不在我们的议事日程上,总有人会买不起住房的,这个问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正常现象,到了高级阶段,我们再来解决这个问题,现在就说要来解决,不是骗人心就是大跃进,还可以怀疑有人是为了给自己创造贪污腐败的机会而创造出一些政府的权力职能。

--提倡党内民主,不光应该体现在党内批评上,一定要体现在地方党的组织对地方事物的自主权上,而且必须是自上而下地作出榜样。我们现在党内民主是自下而上的,充其量只不过是党员民主讨论而已,更坏的是鼓励群众向上级领导发难和造反。我坚持认为,党内民主不能只是自下而上的,到了上边就只有集中而没有民主了,党内民主必须自上而下。

--加强党的领导不能脱离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的理论来谈,脱离了江泽民同志“三个代表”的理论,加强党的领导就变成了仅仅是为了维护党的利益而抛弃了我党是为了最广泛的人民的根本利益服务的。有人说,加强党的领导这种提法不够确切,应该提加强党的服务,突出为人民服务的概念,这样就不会给人们一种共产党也是一个特殊利益群体的错误印象,也更能够体现我党为人民服务的特质。

--我从来没有说我是流氓,谁会相信我说过这种话?我说过:“有的人不要耍流氓,如果有人要对我耍流氓,我会比他更流氓。”这是我说的,我还要说一遍。我的意思是,我解释一下,我们党内讨论的事情,有人拿到香港去、添油加醋,对批评他们的人造谣诬蔑,这是耍流氓。这种耍流氓的手段我不会去学、不会去用、我看不起这种人。我说我会比他更流氓,说的是这样发展下去不能制止,我也会打破规则的,遵守规则不容易,打破规则很简单,我不是在威胁,狗急了会跳墙,但不是狗急了跳了墙,人就没有办法对付它了。

--我们这个社会,还是以家庭为单位组成的,家庭是社会组成的最基本的细胞。所以,讲家庭利益和讲民族利益、国家利益是一致的。我认为,能替朋友两肋插刀的人,你可以相信这样的人会为了民族利益和国家利益牺牲自己的个人利益甚至家庭利益。那种当面是朋友,背后出卖朋友的人,谁相信这种人会为了民族利益和国家利益牺牲自己的个人利益?那种人是小人,相信那种人的人也是小人。我们党内,上上下下都有这种小人。对这种小人我们不得不提防。

(来源:新华社内参部)


相关文章
老胡算错陈良宇父亲房价,形成新冤假错案 - 04-12 02:29 pm
陈良宇案是冤假错案 - 04-06 10:45 pm
天津法院审陈良宇三宗罪:受贿、滥权、玩忽职守 - 03-27 08:50 am
请胡锦涛尊重陈良宇的基本人权 - 03-13 06:05 am
陈良宇是一面照出胡锦涛肮脏凶残的镜子 - 02-06 05:11 am
陈良宇预警“宏观调控失控”有功 - 08-08 12:17 pm
陈良宇案在政治局常委会上早已定性--违纪 - 07-06 10:21 am
陈良宇何罪? - 12-22 01:05 am
陈良宇言论选编(全部) - 10-17 02:22 pm
“陈良宇言论选编”的自辩 - 10-17 01:34 p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