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海外组织 / 党员讨论 / 重大事件 / 陈良宇下台 / 陈良宇言论选编(之四)
陈良宇言论选编(之四)
09/30/06    新华社内参   

十、超出党内批评攻击个人

--中国要“和平崛起”是做的不是说的,说一次就嫌多余了,多说了就是吹牛,而且是对中国的稳定和发展不利、不负责任的。中国要努力保持长期的稳定发展,中国真的会有“和平崛起”的一天。但是,用“和平崛起”这种口号来激发爱国主义热情存在个问题,爱国主义在中国青年人中间已经炒得热过了头,青年头脑里就会尽想着打啊、杀啊、炸啊、登陆啊、占领啊的,喊出来的也是这些东西。你这里的青年人整天这样想,这样喊,人家就会吓得害怕中国了,你说是要“和平”地“崛起”,谁相信你说要“和平”还是要打、要杀?人家就害怕中国现在的发展,人家害怕了就一定要不让你“和平崛起”,你屁股刚刚“抬起”,人家就要把你踩下去,你永远也别想抬起头来。以后,“和平崛起”这类的话,说过了就算了,今后少说为妙。这是我的个人看法,我只对事不对人。

--我们讲爱国主义,最好不要老讲八国联军、日本侵华战争这类问题。科学来讲,照人类本性来讲,照社会稳定和谐的要求来讲,一个人的爱国主义思想应该包括连续的几个不同层次:首先应该爱父母、爱孩子、爱家庭;然后应该爱同学、爱同事、爱邻居;接下去应该是爱社区、爱自己、爱自己生活的地方,有了这些,才能真正进入到爱国、爱党和爱人民的层次。如果我们看到某人对待自己的父母、对待自己的养母是很无情的,那么我们就会怀疑这个人说的爱国、爱党和爱人民可能是很虚伪的。

--中国要一个稳定的国内和国际的发展环境才能发展,努力实现和维护这样一种发展环境是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关键问题。这也要求我们党和国家高级领导人的个人性格要稳健。胡锦涛同志的性格是不是符合我说的这项考虑,我不清楚,根据一些资料我注意到,胡锦涛同志在西藏担任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的时候,为了对付少数和尚作乱,他亲自头戴钢盔端起了冲锋枪,我相信胡锦涛同志没有亲自扣动冲锋枪的扳机,但我认为这不是一种性格稳健的表现,我希望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集体领导班子在做重大决定的时候要注意到这个问题。

--我最讨厌有人拿别人的健康和疾病来说三道四,拿别人健康和疾病说三道四的人自己的健康也是有问题的,不用医生我就能下诊断,这个人的心理一定有问题,心理有问题也是一种疾病,这种病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治得好。

--我是干具体工作出生的,我不是靠说假话、说空话、说废话、人前说人话、人后说鬼话起家的,我和这种人天生就没有办法保持一致。靠说假话、说空话、说废话、人前说人话、人后说鬼话起家的人,我不相信,可以代表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人民的利益。

--吓人的话用不着对我来说,这是不起作用的。我当兵的时候是1968年到1970年,那个时候天天都惦记着要和苏联打战,部队天天都在抓战争思想动员,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不恐惧死亡了,可是,我又多活了35年,现在我更加不恐惧死亡了,我也不会觉得对付几个和尚还需要头上戴一顶钢盔的。

--我工作忙起来了之后就很少能关心我的父亲,我觉得我对不起我的父亲,当有人能够给我的父亲提供一些帮助,让他过上比较舒适的生活的时候,我很感动,算是解除了我的一点心头压力。我不能想象我可以做到15年不看望把自己从小养大的养母,当上了国家最高领导人之后也不亲自去给自己的父母扫墓而是让自己的儿子去意思意思,我做不到,因为我是有血有肉的人。

--为了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而作出政策上变通的决定,是符合我党实事求是的原则和精神的。这样做当然是有风险的,这种风险的大下不在于对政策变通做决定的人,而在于掌握更大权力的人是不是把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放在什么位置上。我的风险不小,因为上面有两个“十拉乌子”(浙江粗话,意为贼的儿子)。

--我们国家现在的经济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我们国家的农村经济改革是从安徽滁县的一个生产队开始的,这个生产队刚开始搞联产责任制的时候,不符合当时的中央政策和法律,生产队的干部冒了很大的风险。他们开始是怎么做的呢?我记得当时他们有一个协议,协议上说如果生产队的干部因为分田到户坐了牢,那么全队的社员就要把他家的农活包下来,还要把他家的小孩一直养活到18岁,很伟大啊!协议中间还有一条,也很伟大,说的好像是事情不准对上面和对外人讲,谁讲了谁就是全生产队的敌人。这一段已经成为党史的一部分了,那个安徽长大的人肯定是不读党史的,他好像根本不知道我国现在的经济改革就是这样开始似的,他的那个养母真是很冤,白养了他。

--我这个人,不属于乐观派,也不属于悲观派,我属于务实派,过去我总喜欢把一部外国电影里的一个巫婆说是一句话当作是自己的口头禅念叨,现在心理也经常这样念叨,这句话是:“主要看效果。”我们今天的经济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农村的经济改革是从安徽的一个生产队为抗中央既定的政策和指令开始的,但“主要看效果”,这个生产队违抗中央的政策指令却做出了令人惊讶的成绩,结果得到了肯定和推广,这就是“主要看效果”,这已经记录在中共党史里了,这就是邓小平“发展才是硬道理”,不记得的人一定要再去读一读。如果有一天那些不要脸的家伙把我弄走、弄倒,这样的事情不是不可能发生的,我说了我是务实派,我既不盲目乐观也不盲目悲观,那个时候,你们想着我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效果证明给他们看。

(来源:新华社内参部)


相关文章
老胡算错陈良宇父亲房价,形成新冤假错案 - 04-12 02:29 pm
陈良宇案是冤假错案 - 04-06 10:45 pm
天津法院审陈良宇三宗罪:受贿、滥权、玩忽职守 - 03-27 08:50 am
请胡锦涛尊重陈良宇的基本人权 - 03-13 06:05 am
陈良宇是一面照出胡锦涛肮脏凶残的镜子 - 02-06 05:11 am
陈良宇预警“宏观调控失控”有功 - 08-08 12:17 pm
陈良宇案在政治局常委会上早已定性--违纪 - 07-06 10:21 am
陈良宇何罪? - 12-22 01:05 am
陈良宇言论选编(全部) - 10-17 02:22 pm
“陈良宇言论选编”的自辩 - 10-17 01:34 p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