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海外组织 / 党员讨论 / 重大事件 / 陈良宇下台 / 陈良宇言论选编(之三)
陈良宇言论选编(之三)
09/29/06    新华社内参   

七、关于市场经济

--对国务院宏观调控具体措施有意见的干部们,不要只会抱怨,你们要拿出具体的办法来。就事论是,一是一、二是二,具体问题具体想办法,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在经济问题科学办事就是充分保护和利用市场机制,只要市场存在,办法就一定会有,问题就一定能解决。

--资金要流动才能为发展建设发挥作用,不准和限制资金流动就是浪费资金,这是不利益于发展建设的。资金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的流动是有其科学规律的,在某种程度上,里面的科学规律和资本主义经制度下是一样的,你说不一样,那么请拿出科学根据来,你如果只是相信有不同的科学规律,但还没有发现,没有总结出来,那么就用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下已经发现了的市场经济规律,就当作代用品先用吧。飞机还没有发明,火车已经有了,有人说既然飞机还没有发明,那我们还是去坐马车吧,谁听得懂?大家会觉得这种人脑子不正常。

--房地产价格过高的地方,上海、北京、天津、深圳等地方,都建立了比较健全的房地产市场机制,没有人逼谁买房子,又不存在单位摊派的问题。房地产价格过高,这里面说的是两个不同问题:一个问题是市中心黄金地段新建的房子和一些绿化环境好、交通又方便的小区,主要是面积较大、比较豪华的房子,价格是高,甚至很高,但不存在什么“过高”的问题。房子的价格过不过高市场自然会有平衡,房屋价格过高了就没有人买了,怎么过高法呢?事情就这么简单嘛!说房地产价格过高的人,实际上讲的是另一个问题,那就是普通人在市中心买不起这种面积比较大、比较豪华的房子,普通人买不起的那种小区别墅,这类房地产对这普通人当然存在价格“过高”的问题,但这不是房地产价格过高的问题。其他不那么市中心的地方的房子普通人是买得起的,政府也努力地帮助他们购买,上海市政府在这些矛盾的方面做了许多深入细致的工作,维护了上海的稳定和发展。如果说在市中心建造一些低规格的房子是为了让普通人能够买得起,他们就不会认为房地产价格过高了,但这样符合市场规律和经济发展的规律吗?符合科学的市场机制吗?房地产价格并不存在“过高”的问题,压低房价是应该通过市场供求关系来解决的问题。想通过开会解决这个问题就是想通过行政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行政手段是不能解决市场供求关系问题的,市场供求关系有自己的科学规律。所以,真正的问题是:把不是问题的问题当作问题,然后再用不科学的手段试图解决不是问题的问题。这样的人当家,有问题啊!

--房地产开发商利润有多高,地方政府从房地产开发和交易中取得多少利益,都应该让市场来决定,现在是土地供不应求,那我们的政策就是要寻找更多的土地,现在是房子供不应求,豪华房供不应求,普通房也供不应求,那我们的政策就是要鼓励开发商多盖房子,开发商的利润很高,自然就会有更多的开发商加入这个行业,市场竞争机制自然就会达到一种平衡。这些方面,政府只需要制定保护市场机制的政策,政府没有必要插手去管房地产的价格和开发商的利润。政府管多了,管错了,市场机制就会遭到扼杀,政府乱管,结果造成更严重的供不应求,反而使房地产价格更高、开发商的利润也更高。政府乱插手,乱管,造成市场混乱。毫无必要地收紧土地供应、紧缩开发商融资、紧缩房屋建筑材料供应,对开发商采取苛刻的严审制度,实际上不但不会减低房地产价格和开发商的暴利,相反抬高了房地产的价格和开发商的暴利,相反鼓励了投机炒房。供不应求就会造成这些,让市场机制去自然地去运转就会扩大供应,让供求关系自然达到平衡,这样就可以把房地产价格、开发商利润和投机炒房控制在一个合理的平衡水平下,这种控制是自然的,不是人为的。

--江泽民同志在还是江市长的时候给我们提到过:上海酒精厂在80年代中期面临停产的事情。上海酒精厂的生产主要原料是山芋干,你们大概叫地瓜干,原来主要是由安徽省供应的。经济改革之后,安徽农民自主决定地里种什么,安徽乡镇企业开始自己生产酒精,上海酒精厂就找不到山芋干就要停产了。你能说这可以怪安徽省搞地方主义吗?上海当时为了挽救酒精厂,开始提高价格收购山芋干,问题就得到了解决。不但问题得到了解决,上海酒精厂后来还向安徽省等外省市转让了技术,扶持了安徽省等外省市的酒精生产和加工工业,大家都受了益,由于山芋干的收购价格提高了,农民种山芋的积极性也提高了,并没有出现山芋干收购价格无限上升的现象。我国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逐步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地位,地方在经济上有了自己根据自己当地的实际情况作出决定的权利,地方与地方之间在经济上出现竞争,带动了经济发展。让市场机制按照其科学的规律起作用,结果是良性互动。如果政府来干涉,市场机制就会被人为破坏,就会出现恶性竞争,我说的恶性竞争是政治性的问题,如果当时上海酒精厂按原来的价格收购不到山芋干找国务院,国务院决定安徽不准生产酒精而要把山芋干用来保障供应上海,或者国务院决定上海不准提高山芋干的收购价格,如果是这样,那就是保护一方的“地方主义”了,上海和安徽省就一定会在国务院面前相互指责对方搞地方主义了。但是,让市场机制发挥作用,就根本不存在什么“地方主义”的问题了。经济活动的市场化、经济决策自由和经济政策开放,我们需要的是保障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鼓励良性互动。在市场中出现的竞争都是具体的,都是地方的,但都不是有人说的什么地方主义,中央如果对市场竞争进行干涉,就象我前面假设的样子,国务院决定安徽不准生产酒精而要把山芋干用来保障供应上海,或者国务院决定上海不准提高山芋干的收购价格,这样反而就出现地方主义了。

八、上海地方主义

--只要上海有全国想要的,平衡发展是不会把上海平衡掉的,这一点我们上海不用担忧。人家不想讲“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时候,我们就讲这个硬道理,人家停滞不前的时候我们继续发展,这就是我的上海地方主义。我对改革开放和市场机制是绝对有信心的,你们也没有人怀疑,这就好了,只要上海在科研、生产、金融、商业、文化,等等方面,处处“保先”,钱,不管人家要把钱怎么去分配,怎么去平衡,钱总是会花到上海来的,我对这一点也绝对有信心。不是吗?

--江西省XX市要对外招商引资,他们的第一笔钱就是花在我们上海,在我们上海设了窗口;他们的第二笔钱,还是花在我们上海,在我们上海聘请了业务专家;他们招商引资成功是怎么赚钱的?他们的产品是通过我们上海外贸出口的,我们上海帮他们赚了钱,我们上海也赚了钱,这还不说他们的老总们都在上海买了房子,他们老总们有的家属还在上海开了店,十年以后,他们和我们一样,就都是上海人了,起码他们的下一代会是这样。

--我年轻的时候,记得上海的工资比全国低,但全国都到上海来消费,特别是到上海的第一、第二百货商店来买东西,买很多东西带回去。那个时候,上海赚的钱上海没有什么自主权,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市场机制,不准有市场机制,财政方面是中央统一调拨的,上海只能当“二传手”,上海人只能是从机关、工产弄点有关的便宜货回家,就这点实惠。现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现在上海有这么多的私营企业、外资企业、就算上海市政府的财政都给人家控制,只要上海人手里有钱,只要上海的发展能够让全国、全世界的人来消费,来谋求发展,上海的发展就是要停也停不下来的。

九、其他奇谈怪论

--改革开放,遵照科学的发展观保稳定求速度,上海不要害怕走在全国的最前列。前人没有走过的路总是有人要先走第一步的,为什么上海就不可以先走第一步呢?历史反复证明了我们上海不但是甘愿冒风险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而且历史也证明了我们上海有能力走好前人没有走过的路。上海过去被叫作“冒险家的乐园”,上海再叫一次“冒险家的乐园”有什么不好?求发展就总是要冒险的,上海有一天发展到超过美国的纽约,有什么不好?美国的纽约一直就是世界冒险家的乐园,我们上海不幸的是中断了几十年。我们要是让世界的冒险家都到上海来的话,如果上海能够做到有这样的吸引力的话,那么上海有一天就会超过美国的纽约,美国的纽约中文学校里就开始有上海话的课程了。

--邓小平同志“发展才是硬道理”这句话我们党已经学习讨论过了,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大家都认同,如果不是有人要否定或者改变解释的话,我看召集会议再讨论研究,不管名义上怎么说,都毫无必要。如果有人要召集会议讨论研究一下北京这座城市的名称,你会认为这是为了对北京这个城市名称加强和提高认识吗?有人刻意避免再提“发展才是硬道理”,但走远了我就怀疑有人是儿子不想认老子了。儿子想证明比老子高明,慢慢证明大家看就行了,急什么急?

--我们党的干部要依靠群众,没有说过依靠群众就只能去依靠工农兵和居委会群众,这是过去的说法。企业家、商人,科技、文化和知识界有头脑和有影响的人,也都是我们的群众,外商也是我们的群众,大家都是我们党的干部应该依靠的群众。所以我强调,我们党的干部思想一定要真正做到开放。

(来源:新华社内参部)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发表时间 作者 回复
ede 2008-12-30 02:29 am eeeeeeeeee 0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