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文摘 / 中国政府派便衣特工潜入北美捞人 引华裔社区恐慌
中国政府派便衣特工潜入北美捞人 引华裔社区恐慌
01/18/18    BCBAY   
据环球邮报报道,现居多伦多的前中国高院法官谢卫东日前被中国当局派来的人骚扰。中国方面承认确有其事。环球邮报认为,中国当局此举完全无视加拿大主权,是粗暴的高压行为。

12月23日凌晨两点左右,两个不明身份的人来到谢卫东和妻子在多伦多的家。门铃大作,响个不停。

谢的妻子杨女士起身去看,叫醒了丈夫。谢作为前中国法官,被中国当局以腐败为名进行旷日持久的调查。中国方面希望将谢带回中国国内。

谢到门口时,两个敲门的人已经不见了,但是他却久久不能入睡。“我们非常害怕,”他说,“他们的目的是恐吓我,或者绑架我,把我强制带回中国。”

长达15年以来,中国政府不断派遣安全特工以旅游和商务签证潜入加拿大、澳大利亚和美国等国家,秘密实施暴力抓捕。此举激起各国的愤怒。

现在,中国当局承认施压并派遣非国家工作人员在海外从事抓捕工作。并且称谢先生要为做错的事付出代价。

“根据中国的法律,所有在逃的罪犯不管是在中国国内还是国外,都应被抓捕归案,”负责抓捕谢回国的湖北省当地检察官赵旭东(音)表示。

“谢卫东也不能例外,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对吗?我不管你的国籍是什么,管你是加拿大人还是中国人,对我们来说没有差别。”

但是他们使用的手法与加拿大法律相抵触,批评人士表示。

移民律师Lorne Waldman表示,“代表中国政府工作的人及其代理人应该提前知会加拿大政府,得到从事相关活动的许可,”他曾代表大量被中国通缉的中国公民。

“显然,中国政府完全没有尊重加拿大主权。”

中国地方检察官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试图找到能够前往加拿大与谢取得联系的人。他们把谢的前妻、长期生意伙伴以及其他人都问了个遍。

12月中旬,曾在中国代表谢先生姐姐的郎子君(音)律师出乎意料地打来电话,给杨女士也发了短信,要求见面。他说自己住在多伦多的快捷酒店。杨女士后来认出,那天两点在自己家门口出现的两个人中有一人是郎先生的妻子。两天后,郎先生和他的妻子到达谢先生姐姐谢卫红位于渥太华的家。

谢先生认为,郎先生之所以来加拿大就是受到中国湖北当地检查官的指派,他称之为“非法跨境执法。”

他还说,湖北当局想要“迫使我回国,那样他们就可以折磨、摧毁我,这完全有违加拿大的法律。”

环球邮报给郎先生打电话、发短信多次,他挂掉电话一次,其余均未应答。

中国法律机构在采访中承认,曾试图把谢的同事弄到加拿大和谢对话。其中一个人是谢的前生意伙伴卢明希(音)。

湖北省黄梅县检察院反渎职部门的胡敏涵(音)表示,“我们没有告诉他我们的目的是让他去加拿大,给谢卫东捎信。”他说,谢先生需要知道“中国对在逃犯的政策”以及“他案子的详细情况”。他还说,“我们的目标是让谢回中国。”

检察院之所以找到卢明希,是因为“我们知道他们过去关系亲密,有很多联系。”胡敏涵说。他不愿意说谢涉嫌犯了什么罪。

但是在2016年,中国政府开始审理加籍中国人尤子琪(音)女士的案子,指控尤女士挪用公款、贪污、诈骗和向谢行贿。尤女士表示,她受到酷刑折磨,不得不承认行贿。

谢认为中国当局想要他认罪,以便给尤女士定罪。他说自己并未被正式起诉。谢称针对他的一系列阴谋已经让自己的一个姐妹遭到羁押。他的儿子也在北京一个停车场遭逮捕时被打伤,不得不接受手术。

中国政府还找到他儿子的母亲、自己的前妻王丽微(音),让她前往加拿大。王丽微说:“他们说,‘你必须帮助我们做这件事,否则你儿子的问题永远也得不到解决,他会再被拘留两年甚至更久’。我百分百肯定,他们命令我作为中间人的方式可以用胁迫来形容。”

郎先生出现在加拿大并不是中国政府第一次派人来加拿大执行任务,移民律师Waldman说。“我听说过其他案例,中国政府招募非国家工作人员,来加拿大给被中国通缉的家人施加压力,”他说。

“派亲友来,是中国政府规避外国法律的手段”,澳大利亚前高级国防和国家安全顾问 Peter Jennings表示。他现在是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常务董事。他说,“虽然在另一个国家行使警察职能而不明确宣布,是明显的违法行为。但是,想要制裁这种行为很难,因为行动是以非正式渠道联系的方式进行。”

阻止中国官员秘密地以旅游签证来从事政府活动也面临巨大困难。

近年来,加拿大警方和情报机构已经着手调查中国官员的秘密访问活动。联邦政府表示,“如果外国官员被报进行不法活动”,加拿大将采取“恰当的行动”。加拿大联邦环球事务部的发言人Brittany Venhola-Fletcher曾在声明中这样表示。

“外国政府试图不恰当影响或骚扰加拿大人的任何行为都会被严肃对待,民众对加拿大境内非法活动的投诉都要在警局备案。”

不过,加拿大当局既没有逮捕、也没有提告从事这种活动的人。这是根据2016年环球邮报的渥太华知情人提供的消息。加拿大公共安全部没有就此向环球邮报提供最新的情况。

谢女士向渥太华警方报告了郎先生来访一事,警方回复后就让他们走了。“警察和每个人谈了话,结论是没有犯罪行为发生,”渥太华警方服务部发言人Marc Soucy 警官表示。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