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海外组织 / 朝鲜族分部 / 对于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一些想法
对于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一些想法
07/19/14    金哲    正义党

我想讲的是,如果我们要通过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来达到某种目的,首先要看是政府和冲突方到底有没有协商的余地,如果有,那就有可能以非暴力不合作方式进行争取,如果没有,谈非暴力不合作也没有意义了。

 

比如说,前一阵大约是3月底,台湾发生了数百名大学生占领立法院的事件,要求逐条审理台湾政府签订的贸易服务协定议案,不论结果如何,这个事件显然就是典型的一个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当政府和冲突方之间有商量的余地,当然前提条件是这个政府首先应该是民主政府,那么以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才有意义。

 

我们早就注意到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一个特点:那就是凡是发生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国家,它们的政府一定是民主政府,也只有这种条件下冲突方才可能得到从事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空间。比如著名的圣雄甘地领导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使得印度从英国殖民统治下独立了。还有著名的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非暴力不合作争取非裔美国公民权利,很显然,这是在民主国家才可能发生的运动。

 

有朋友说:非暴力反抗听上去很伟大,而且从字面上看,非暴力不合作不难做到,似乎人人皆能。印度就是非暴力反抗成功的例子,仔细一想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做。

 

印度的甘地是很伟大,他和他的信徒们深信道德为一切事物的基础,我们必须强调的是这发生在印度,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志愿者面对的是英国。可哪怕就是这样,这些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志愿者依然要面对包铁的长棒,他们没有反抗,哪怕被打倒在地,哪怕伤残甚至死亡。甘地及其信徒深信,恶的棍棒,终有一刻,会在他们强大而坚韧的善与爱的磁场面前,羞愧,自卑,缓缓落下,恢复和平的情状。而他们所需做的,即纵然手断、血流、身殒,仍决不放弃所追逐的正当的权利和事物。

那么大家可不可以设想一下,当犹太人遇到了纳粹,犹太人如果希望通过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达到他们的诉求,结果会是什么呢?最初,犹太人完全是非暴力的,结果呢?对纳粹完全不理会什么非暴力反抗还是暴力反抗,犹太人面临的只有被屠杀的结局,没有原因,也没有道理可讲。所以这样的情况就完全不存在通过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空间。

 

那么在中国是不是存在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空间呢?基于中国政府的一党独裁的政权性质这个答案不言而喻。比如最著名的六四运动,绝对的和平非暴力,其结果是遭到党领导的军队的血腥镇压。比如西藏的僧人以自焚方式反抗中国政府,而他们得到的除了来自政府的镇压还是镇压。我们作为卑微的旁观者,痛心和惋惜之余,思索着是否有更好更有效的抗争方式呢?

 

如果非暴力不合作这条路在中国走不通,还会有什么不是暴力的途径可行呢?有人提议说以沉默表达不合作,或是装傻,等等,应该还会有余地可以斗争。有人反驳说共产党最擅长的就是代表民意,你的沉默政府可以认定为默许,没用的。我们都反对暴力,可历史证实,能够消除暴力的往往还是暴力比如美国的独立战争,中国的辛亥革命。所以,我认同正义党的观点:主张用和平的手段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成为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但认同暴力革命推翻独裁、腐败和暴力镇压和平政治运动的政府是人民的权利,不得宣布放弃。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