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海外组织 / 朝鲜族分部 / 减少民族摩擦请从立法保护少数民族不受歧视开始
减少民族摩擦请从立法保护少数民族不受歧视开始
03/08/14    金哲    正义党
相信大家都听说了今年3月1日在中国昆明发生的共造成29人遇难和143人受伤的昆明血案。这是在公众场所,随机的以无辜平民百姓为攻击目标的恐怖活动,暴徒不分男女不论老幼的疯狂砍杀,让我们很容易分辨出他们行为的动力是来自于仇恨。

我们在对昆明血案的施暴者表示谴责,对受害者表示哀悼之余我们不禁要问一个问题:这样深的仇恨是怎么产生的?有西方媒体报道说:这个事件是一批因为民族冲突导致几十名维吾尔族人死亡之后而逃离家乡,又被政府逼入绝境的维吾尔族人制造的恐怖袭击。中国政府否认这一说法。不过,无可否认的是这个仇恨是从族群的仇恨当中蔓延、延伸出来。那么这个族群的仇恨又是怎么产生的?

首先,我要先申明的是:同为中国的少数民族,我不赞同这样极端的做法,以暴制暴,同时施暴与无辜者,这与中国共产党的做法有什么不同?这种暴力仇视的行为使得我们少数民族容易被人贴上恐怖份子的标签,同时还会失去来自其他民族包括汉族人在内的理解和支持,也给维护自己民族正当权益制造困难。

同为中国的少数民族,对于中国政府长期歧视打压少数民族的做法我是有切身的体会。我们朝鲜族是个温和的民族,政府对待我们的做法是“圈养”:政府指派各个阶层的领导来管理我们所谓的“自治区”,他们完全不顾朝鲜族人的利益,严格执行中央政策,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我们朝鲜族学生没有选择的上朝鲜语学校,这使我们失去在生活和就业上的竞争优势;同时中国还有户籍制度,这样就将我们朝鲜族的大部分人圈在延边这个地区,以达到维稳的最终目的。这也是近几年来,大量的朝鲜族人在有了机会后纷纷离开中国的主要原因。说不好中文还是中国人吗?这不仅是汉族人的疑问,也是我们朝鲜族人的疑问。

除此之外,在中国还有严重的民族歧视现象,这对我们朝鲜族来说是深有体会的,特别是离开了延边地区这种现象就更加明显。比如:“高丽棒子”这种无礼的称呼;不愿意租房给非汉族人;旅店管理人员说国家政策要求少数民族人员只能入住三星级以上有保全设施的宾馆;重大会议和节庆期间,在出示少数民族身份证后被拒绝使用网吧服务,原因是网吧必须遵守政府传达的指令;在找政府工作被拒接的理由是没有少数民族配额;等等。我相信针对于其他少数民族的歧视也只多不少。

因为中国政府就是一个歧视和压制少数民族的政府,在中国没有保护少数民族不受歧视的法律,相反,为了维稳大业,政府出台了不少压制和限制少数民族的有关规定规定。于是,上行下效,民间对于少数民族不管是误解也好,歧视也好完全就没有了控制,民族间的摩擦和矛盾也越来越严重,以至于升级到流血冲突,甚至最终爆发了这次的血案。

现在,政府并没有为了阻止民族矛盾的进一步恶化在政策法规方面做出任何根本性的改变,反而是进一步加强对少数民族的压制。政府忙着增加兵力,增加维稳经费,增加维吾尔人的监视。新闻报道,中国政府向各地调派了懂维吾尔语的警卫安全人员,协助各地警方把当地的维吾尔人强制遣返回新疆。与此同时,官方还通过铁路、民航等多种渠道限制维吾尔人从新疆去内陆的行动,宁夏和陕西都发生强制扣留外出的维吾尔人的事件。

政府的行为带来的民间影响就是对于维吾尔人越演越烈的敌对歧视,有的在药店买药被拒绝提供药品,有的就医遭到拒绝的,有的旅行中被拒绝提供机票;不仅出租车拒绝搭载维吾尔人,甚至公交车都不欢迎维吾尔人。据朋友说,在延边就有少数几个卖羊肉串的维吾尔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强制离开了延边,其实,他们很好,羊肉串很受欢迎,还有朋友说,有些在吉林延边和新疆之间贩卖中药材的维吾尔人,他们也很好,不是什么恐爆分子,但他们也不见了,据说通通被圈回了新疆。

其实,事实非常清楚,这次的血案归根究底是中国政府的少数民族压制性政策造成的,压制性政策带来的恶果却是要无辜的百姓来买单。中国有句成语叫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我们朝鲜族害怕在维吾尔人身上发生的事有一天同样会发生在朝鲜族人身上。我们强烈呼呼中国政府立法保护少数民族不受歧视,我们不希望看到再次发生流血事件!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