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参考 / 其他 / 为何说江泽民是中华民族英雄?
为何说江泽民是中华民族英雄?
11/05/11    世界大同报   
为何说江泽民是中华民族英雄?

摘要:将出让土地之恶果归罪老江是被西方共济会思想诱导洗脑祸害中华的极右势力逃避自身的罪恶。事实上,历史反复无可辩驳的证明,国家民族内部不团结陷入内斗不断,只会导致在内忧外困之中,大片国土不断流失。

当满清贵族专制统治集团与南方革命势力互斗失败之时,蒙古1911年在沙皇俄国武装支持下趁机宣布外蒙独立。1989年骚乱,正是导致国土丧失的历史恶因,必然得恶果。江泽民先生能够在中华国族危难之时肩负捍卫民族生存空间与健康发展,遏制邪教惑乱中华与人类文化文明,是上帝赐予中国与世界的巨人。极右势力不学无术喜欢片面思维与偏执看问题,得出的结论是荒谬的。恰恰将自身的罪恶之因隐藏起来了,对不起,刘浩锋就给你们揭露出来大白天下。

每当一个新事物出现,必是旧事物不断腐朽所致。也就是说旧事物腐朽是新事物诞生的基础与前提。新枝总是从土壤枯败的树叶分解中获得养料而成长,这本是自然循环之理。

任何事物都有生发由强到若的衰竭期。如果中共吏治清廉社会公平百姓幸福,那么,哪里还有中国民运的空间土壤呢?正是中共自身的衰竭才给中国民运新事物诞生成长。如果懂得辩证的看问题,中国民运就不是去诅咒仇恨中共,给双方制造恐惧,而是帮助中共振兴的同时,实现自己的发展,提出更好的方案实现对旧事物的转化使之融入到新事物中来,而不是简单片面的推翻,陷入历史互斗损人损己的恶性循环之中跳不出来。国共第一次合作中断之后,接连又因抵御外侵而团结一致抗日;抗日胜利随即合作中断。国共思想未能融合贯通,主义之争实乃心灵思维片面未能圆满通达所致,孙中山在天之灵岂不痛哭!

历史反复无可辩驳的证明,国家民族内部不团结陷入内斗不断,只会导致在内忧外困之中,大片国土不断流失。
当满清贵族专制统治集团与南方革命势力互斗失败之时,蒙古1911年在沙皇俄国武装支持下趁机宣布外蒙独立。此时中国国内一团乱麻,无力北顾,致使在沙俄支持下的外蒙分裂成功。随后,俄国国内同样发生了1912年的二次革命和1917年的十月革命,外蒙独立失去沙俄财政支援穷困不堪,只有致电北洋政府取消独立,1919年重回中国。

共产党苏联帝国政权刚就恢复与沙皇俄国同样扩张与侵略的嘴脸,支持蒙古共产党进行分裂活动,于1921年苏联红军开入内蒙古库伦,1922年苏蒙签约,苏联帝国率先承认外蒙“独立”。此时中国正处于北洋军阀互斗时期,国力衰微有心无力。1927年,苏联要求中国承认外蒙独立,蒋介石回电严词拒绝,并责令外蒙放弃“独立”回归中国。在二战结束之际,英、美、苏三强在“雅尔塔会议”上出卖中国利益,以外蒙独立作为苏联帝国出兵抗日的条件。蒋介石抗争无效无力回天,于1946年1月中国中央政府正式公告宣布外蒙独立。此时国力贫弱军力不振,在1879年被日本从满清手里夺去的琉球应该归返中国。罗斯福两次向蒋介石提出,把琉球群岛还给,条件是要求蒋介石派10万远征军派到日本作为占领军。此时国共陷入兄弟互斗,蒋介石无法答应,罗斯福又说来五万人就把琉球群岛还给中国,蒋介石最后还是没有答应。于是才给至今中日关系留下麻烦。因为在琉球群岛和台湾岛之间还有个属于台湾的钓鱼岛,可是急于扩张的日本贪占了琉球,还认为钓鱼岛也属于琉球群岛应该占领。

这些历史所见证的一个铁的道理就是,每逢国家民族大内乱,就很有可能导致大片国土沦陷分裂出去,导致有历史争议的领土彻底独立出去。为何内蒙获得独立?革命内斗。那么谁是导致内蒙独立的罪因呢?满清与南方革命党人。如果没有南方革命党人革命,外蒙会趁机独立吗?钓鱼岛问题,如果不是因为国共内斗,二战后琉球是完全可以拿回来的,何况钓鱼岛,更加不存在任何争议了。但蒋公不得不放弃的原因还是因为国共互斗无力眷顾。任何斗争,都是双方的辩证运动关系。满清与南方革命党,国民党与共产党,彼此之间的互斗导致外族觊觎趁火打劫才导致了国土一再流失。为何南方闹革命呢?满清腐败无能。为何满清腐败呢?如此因果循环推理我们发现,如果我们将这种导致内蒙独立与琉球被日本占领,钓鱼岛领土权争议不断的罪责,放在任何一方都是偏颇的。因为这些事物的发生和整个历史变迁前后因果运动处于循环的逻辑关联之中。

我们现在来反省历史,是遵循天道辩证思维客观看待历史,从中走出历史的阴影避免重蹈覆辙,求得中华民族真正复兴强大起来。

自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又发生了一次举世震惊的国内动荡。思想意识形态的东西对峙与国际丛林规则各国民族之间唯己国利益至上,不惜损他国利己国的形式逻辑强盗思维几千年人们很少去反省,从文化的根上进行拯救建设之。当社会主义中国建设从民国宪政失败基础上反省,结合列宁时代的宪政经验,中苏都不约而同走向了一党领导下的多党协商合作政治制度。远离天道均衡运行的必然结果,最后不可避免的导致进入极权的陷阱之中。人们公社与大跃进实验的失败,国有计划经济陷入物资短缺与计划的恶性循环之中,导致邓小平时代不得不选择改革开放以救国图强。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树立了经济发展第一的政治决策,但如何发展毫无经验可资。因为导致周期性经济危机的西方市场经济是受马克思主义批判扬弃的事物与历史事实,而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又实践失败,究竟选择何种发展道路?只能开放沿海城市摸着石头过河。这时候西方反华势力看到了摧垮中国的希望,通过鼓吹自由市场神话与西方宪政思想迎合了国内陷入社会主义失败文化中的大群知识分子的心理需求,大力从文化艺术上全面满足之,从而也轻易奴役中国学人的精神心灵。自由市场经济催发了人性逐恶行私的片面发展,导致财富爆炸增长的同时,财富迅速向少部分人集中,同时私有化概念的合法化,人的精神信仰理念全面松懈腐蚀,公权力利用经济转型过程双轨制的漏洞出现官倒,官僚利用国有企业改制与政策制定权逐渐全面陷入损公肥己与权力寻租之中,社会不公积聚扩大,各种尖锐的政治经济社会矛盾积累起来。

有资料充分显示,1989年的政治动荡中共最高领导中一些人陷入西方反华势力和平演变的布局,受西方文化中心主义制造的文明思想的毒化影响,而有重蹈民国覆辙的政治行动。企图通过照搬西方约束人性恶的宪政与市场立法来化解各种政治经济社会危机。此时出现了截然相反的两种不同的意识形态与政治决策开始激烈冲突并演变为社会动荡。一种是在政治上必须吸取民国宪政经验对一步到位模仿西方政治经济模式保持谨慎抵制的态度,需要在逐渐的改革开放中摸索中国特色道路;一种是心理倾向照搬政党互斗的西方旧民主宪政模式,乃至可能放弃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直接全盘西化。毫无疑问,现在看来,前一种政治势力是符合中华道统与历史要求的。这种特色要求改革在政治上的诉求必须避免资本主义国家政治恶斗的痹症,避免中国这个多民族国家陷入分裂,也要跳出传统社会主义政治极权的陷阱。邓小平是一再表示要改革这种政治极权的痹症。但如何改,这是一项伟大的创新工程,需要从本土文化中吸取智慧来实现达成超越两者的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然而,特色社会主义派与党内的资产阶级自由派的政治恶斗与社会蔓延,导致了国家在国际丛林中陷入了危机重重。西方反华势力全面制裁中国,而国内刚平乱各种危机未能从根本上得以转化。回顾中苏关系可知,从满清与列强瓜分中国、策划外蒙独立、到建国后企图军事控制中国建立联合舰队、到珍宝岛事件等,苏联民族总是趁中国内乱就打劫的高手。这一次中共党内高层的斗争导致国家再一次陷入了建国以来的内忧外困之中。依照苏联一贯的政治思维与历史上对中国领土的趁乱瓜夺,将引发苏联可能通过外交军事行动协同西方反华势力进一步孤立包围中国,目的可能不仅是将与中国有争议的百万平方公里边界领土完全占领。事实上毛泽东时代中苏反目也是因为苏联有包围中国,军事控制中国的狼子野心才有毛泽东和西方政治死敌重新结盟,避免陷入举目孤立的险境中,而这点刚好符合美国遏制苏联扩延在欧亚影响力的战略目标一致。89动荡中国的国际环境重新走了一个轮回,重新回到了必须与俄罗斯结盟才能避免孤立的险境中。朝美、中印、中越战争接连刚去不远,台独势力抬头,如此孤立的政治环境考验着中国的生死存亡。与其让俄罗斯趁火打劫挑起事端,让西方反华势力与周边各种不义之国齐来分一杯羹,不如主动和俄罗斯结盟,将有争议的领土承认归属俄罗斯,并换取一定的补偿,既可以避免伤及国本陷入更大危机之中,又可以制衡西方反华势力跳出包围,还能获得军事交易援助增强自身国防武力制约台独,这才是形式不得已的上上计策。

作为一个成熟的智慧型国家领导人,任何政治家思考决策总是从国家利益最大化与危机最小化的大局作为考衡制定政策的依据。此时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领导集体决策与俄罗斯结盟是不得已的英明之举。而正因为受到不明真相的人们攻击,这种担当更加显得珍贵与伟大。 1991年签署《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叙述议定书》、1994年签署《关于中俄国界西段的叙述议定书》及《关于对界河中个别岛屿及其近水域进行共同经济利用的协定》,1999年签署《中俄边界全面勘分条约》,最后2001年签署《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最后肯定上述条约,把俄国拿去的土地正式承认了,大部分有争议的土地共一百多万平方公里也都给了俄国。

面对此问题,海内外流传特邀评论员凌锋接受“透视中国”林丹采访谈论江泽民为何与俄罗斯签署承认历史争议国土归属俄罗斯的问题。凌锋指出:因为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制裁十分孤立,国家政权在风雨飘摇之中,特别是1991年初波斯湾战争显示了美国相当强大的军事,所以江泽民代表国家马上同俄国谈边界条约。把以前不承认割让的土地承认,来换取俄国卖给中国很多先进武器,同时和中国结盟来共同对付美国。凌锋指出,正是因为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构成了现实威胁,国家政权与领土已经是朝不保夕,只有用有争议的土地来换取俄国对中国支持。

而特邀评论员曹长青认为:“当时中国的军力每年开支200亿美元,而美国2003年军力开支3830亿美元,中国无法单独抗衡美国,只有联合俄国,同时由于台湾问题,中国必须获得先进的武器捍卫台湾主权制约独立。”

为此,现在我们来反省百年中国历史发现,凡是国内政治不团结互相内斗导致大动荡之际,就是中国遭受外强势力趁火打劫国土大片流失之时。正是因为党内有人走资本主义自由化路线,才导致动荡,因为动荡才导致中国处于有可能被蚕食的国际恶劣局势,从而被迫放弃对百万平方公里领土的争议,承认归属俄罗斯。当然,我们不能将这种恶因恶果放在这种历史的因果链条里面任何一个个人,因为,每个历史事件都有自身和整个历史前后的互为关联。为何会有党内高层走资本主义自由化路线呢?这是因为根本的原因在于社会主义自身不完善所致,也有西方反华势力的文化渗透与精神奴役因素。那么为何社会主义不完善与西方要来从事反华呢?这些涉及意识形态纷争与国家利益上的纠纷,究竟的病根在哪里呢?社会主义不完善是因为我们的政治经济文化陷入一个自我制造的极端陷阱之中,这个极端之所以形成是因为偏执的思想文化引导所致;西方反华是害怕中华崛起妨碍了西方霸权与全球利益。西方霸权建立单击秩序本身就是思想的偏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的你死我活本身也是各执一端的偏执。为何人类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各个方面存在这种偏执思想呢?

因为人们陷入片面特征的形式逻辑思维与心灵运动制造的假象中跳不出来。唯物辩证法与唯心辩证法在心物层面上究竟还是停留在形式逻辑思维上。我们静止的看待事物,停留在假设前提基础上的数学论证,违背了宇宙万事万物时时变异的客观事实,不能遵循天道宇宙法则,阴阳辩证的看待处理问题,必然从一个极端陷入另一个极端,因为形式逻辑思维排斥矛盾的存在,为消灭矛盾,而陷入更大层面的矛盾之中,于是在恶性循环的漩涡里面跳不出来。

传统的数学就是如此。他们不知道矛盾即是阴阳轮转,是宇宙事物运行的根本规律,他们要排除矛盾等于和宇宙运行总规律作斗争,是无法排除矛盾的,排除矛盾的结果就是制造更大的矛盾,从一个极端进入更高层面的极端之中。而中华文化之根天道思想,就是讲究阴阳均衡动态运行,将各种矛盾引导转入良性循环之中。也就是承认宇宙万物本身是矛盾所形成与周行不殆的运行,矛盾即阴阳是中性词语,宇宙中存在恶性循环的矛盾与良性循环的矛盾两种互为辩证运行的基本形式。用模型表示就是“双螺旋型”。

恶性循环是整体事物大起大落畸形运行,但依然处于循环轮转;宇宙众生螺旋型下降与外扩远离宙心;西方周期性爆发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危机就是如此的路径。

良性循环是事物整体均衡运行,但存在一定合理波动范围;宇宙众生螺旋型上升与归返宇宙本源;人类近五千年文化文明的历史演进就是陷入了恶性循环之中。

因此,亟待从现在觉醒开始得到挽转纠正。挽转的路径就是领悟中华天道,牢记太极图轮转模型,掌握天道辩证逻辑树立真正的理性精神,将之应用到思维心灵运动中,实现各种事物均衡良性运行,维护利人利己、利他集体利己集体、利他党利己党、利他国利己国、利他文明利己文明、利外星文明利人类文明、利他星系与利太阳星系等等以此类推,避免陷入任何一个极端之中,从而以宇宙各种大小事物的均衡运行,维护大宇宙天盘的均衡运行。

在这里要严厉警告海内外中国民运中那些不惜借用美国士兵刺刀来帮助中国实现民主的投美派分裂主义,也严重警告呼吁殖民中国三百年的崇美自由派,还有那些受西学片面之学中毒太深鼓动社会无视国家民族利益误导社会价值的极端个人主义,都将可能“和平演变”中国,使之陷入西方反华势力处心积虑遏制中华复兴的陷阱之中,从而让中国四分五裂,让更多更大的领土独立出去或者被掠夺抢占去。那么,我们就是中华民族千古罪人。如果说孙中山的革命因为排满而获得了整个民族的支持,然而,今日之革命则断无可能获得全民族支持之可能。这样的人既使侥幸上台执政,想治理好中国而不被暗杀掉是没有天理的。因为中华凡有正义感的子孙都欲吃你肉饮你血,尚不论政治恶斗。因此,这样的思想路径去推动实现中国民主化,只能是误国误民、误人误己的极端错误。乃至为了获得自身新权贵的安全,不可避免导致新的独裁专制与恐怖统治。历史再次陷入恶性循环中。

那么,真正符合中国自身历史与道统的实现中华复兴的政治道路在哪里呢?

另一方面,从西方自由民主宪政固有的毛病与缺陷来说,正如美国社会学家索罗金(P A Sorokin,1889—1968)说:“西方文化本质上是一个仇恨和战争的文化,而非爱好和平的文化。”“始自雅典的民主,以迄德国、英国、法国,甚至美国奴隶制度废除以前的民主,都是建立于对本国和殖民地的奴隶和农奴的剥削与专横统治的基础上的。”

西方陷入排斥矛盾的传统数学奠定的文化文明,其一直处于根深蒂固的恶性循环消极平衡之中,总是将低层次无法解决的矛盾,融入到更大层面,将这种灾患周期性的不断扩大,每次扩大之后的努力又更上一层楼,消除矛盾的恶果是在原有层面更上层面形成更大的矛盾,这种循环流布构成消极平衡,形成西方文化与文明的整体特征。

对于政治来说,这种恶劣的传统状况,由小部落升级到氏族、种族、国家联邦、全球性东西阵营对抗,或者由原始城邦的初级民主到朝野集团上下纵向封建性对抗,到资本主义的在野党与执政党横向对抗,人们的思维心灵普遍陷入片面与恶性循环之中,已经形成为人类文明的杀手。而西方的各种道德学说总是无法进入政治、经济伦理之中,成为自身逻辑上无法弥合的横沟。各种对抗斗争仇恨哲学充斥着人类的精神。英国哲学家艾瑞克•霍布斯邦(Eric Hobsbawm,1917— )所谓的“相争相害、万人战争、民族自杀”的状态越演越烈。将矛盾不断升级转到外部世界,这种化险为夷、转危为安的“旧文化、旧文明、旧秩序”是西方文化文明正在饮用的毒害他人与自己的毒药。它包括人类现有的民主、法治、科学等资本主义与传统社会主义的“文明极端”!

对此,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人性恶也能够创造历史”。但是这个恶性循环的历史所造成的最终恶果必然就是在互损中共同毁灭。美国右派学者亨承认:“民主化可能促使政治家发出民族主义的呼吁并扩大战争的可能性。”

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都是民主国家玩弄的游戏。民主远离道德引导,被希特勒利用而成为武力征服世界的蕴床。民主远离天道利人利己均衡运行的思想,被日本利用而成为屡屡至今对外扩张,抢占他国国土的怪兽。

美国刚打赢冷战,就叫嚣“文明冲突”发动反恐战争,直取中东,兼控石油并包围中国以宰制世界。汤因比也曾指出西方民主已经演变成了狭隘的部落意识和穷兵黩武。他说:“既然化身于人性中的邪恶已经用足够的技术力量将自己武装起来,这一高潮也许就是人类邪恶地将生物圈加以摧毁,从而将生命全部消灭。”

这完全充足的说明:自由丧失了道德向善的引导,自由放纵乃至鼓励人们片面逐恶行私,那么自由就是罪恶的庇护所;这样的自由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民主宪政与市场经济文化,就是人类一味饮鸩止渴的毒药。这样的自由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文化与文明大厦,人类必然陷入不断内外蚕食最后不可避免自相毁灭。
而所谓西方自由主义后来者们不断完善自己,强调追求个人自由的同时不损害他人自由的想法,是无法得到自身思维逻辑习惯保证的。对于自由主义者来说,一直是排斥矛盾的形式逻辑思维根深蒂固的主导着学术思维与价值判断。

他们不知道,正因为宇宙万事万物存在矛盾的辩证关系,对于人心中的私欲,不应是去除或者灭绝这种形式逻辑思维生硬作法,而应该通过引导心灵向善运动来转化私欲,使之在利人、利他党、利他国民族、利他文明、利他星际众生的同时,也实现利己、利己党、利己国民族、利己文明的符合宇宙天道法则的良性均衡轮转运行。

自国共合作因孙中山早逝而中断国家陷入政治内斗至今,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当代历史,也已经背弃了孙中山时期明确续承中华五千年正统的道德思想,中断了国共第一次合作那种“互爱互促、互赢共进”均衡运行的政治道统!

而今这个政治道统急需要中国民主运动所有志士重拾起来。放弃恶斗的传统,超越自身内心的仇恨,将之转化为真正爱的力量,展现我们连通上帝的赤子宽广之心,我们才能走出恶性循环已久的陷阱,赢得各方对我们的理解与支持,从而成全中国与世界的同时,也成就我们自己。

如果我们不能建立这样一种符合天道宇宙法则良性循环均衡运行的秩序,不要说我们的民主运动没有前途,就是2012年人类本期文明有史以来最为巨大的灾害即将来临之时,我们都不可能逃脱罪因恶果的惩处。因为我们的心灵精神还沉溺在黑暗之中不断制造恶业,心智没有得到及时转化与提升。为何世界灾患的重心在欧美世界?当地球剧烈摇晃震动那一刻,地球树上处于枝叶的欧美文明、海洋文明,必然亡之也速。

那种逐私行恶的文化文明与这种秩序下根深蒂固片面思维的人们就如枯枝败叶被扫进尘土。只有这样,地球才能摆脱黑暗人类子孙对自己的摧残,只有这样人类才有新文化文明在经历隆冬后在旧文化文明的废墟上重新发芽吐绿。旧的事物被自身淘汰,而地下酣睡的种子在宇宙春天的召唤下破土而出,宇宙自然万物从来就是遵循天道规律,丝毫不差轮转不殆。

我这样真诚劝告世人与众生“行善积德、圆满运行”,重焕天道光明,这是我此次来人世的使命。希望在天地大患大生命新陈代谢之时,帮助大家觉醒以救度大家脱离即将到来的无边苦海。

我来人世的因缘,是以复兴中华天道文化的形式振兴人类文明,文度一切宇宙乱世邪魔与受误导的有缘众生,从人类整体与地球大生命受诸多恶业所共同形成的天地大灾患中实施大拯救,从而实现全球文明整体的转型升级,开拓全球与星际一体化和谐秩序,维护宇宙大生命平衡轮转运行。

我要在此告诫联合国决策者与各个民族国家或地区联盟的领袖们,以引起你们高度重视预先防范。人类自此之后的迁徙规律,应该逐渐从沿海有序的整体回归内陆。整个人类文明地理分布规律与地球自身的地理环境变化如波浪一样周期性开始向内陆返归,与前期人类文明从高山到平原丘陵江河到沿海港口的演进路线恰恰相反,全球海洋水平面会周期性在一推一荡中逐渐上升,世界各地的岛国与海岸文明将全面受损乃至淘汰。人类子孙将沿着古老的迁徙路线逆行,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违逆天道愚昧无知的结果必然是在大自然新陈代谢中顷刻消亡。

而东南亚诸多岛国文明必然都将逐渐淹没,凡根系中华文明血脉的各国子孙都将放弃前嫌回归中华母土认祖归宗,获得新生存空间享受新文明盛世,无论越南、老挝、柬埔寨、缅甸、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日本、菲律宾等岛国与华裔国族。

世界文明的坐标当以中国为旗帜,人类文明的视觉开始由外向内转型,普遍关注符合天道圆满运行的心灵文明建设;而中华文明最终将带动全球复兴非洲文明,实现人类发展“互爱一体、均衡共享”。

只有主动遵循天道宇宙法则,不断适时的将沿海城市文明有序回迁,城市建设对沿海必须保持足够安全的空间,避免每年重复性的灾患乃至最终葬身海洋之中。相关地理与气候专家要领悟天道法则用于观察研究地理气候科学,能够从全局辩证看待无时无刻都在变异的各种地理气候,在现实与长远之间做出合理的预测布局,为人类生存生产与安全福祉提供可靠的决策。

因此,我们急需得到复兴中华文化天道思想的拯救!这也是上帝馈赠给我们本次文明最后的自我拯救机会。我们的心志运行是否圆满,自身内在对真理的鉴别力决定了自己的命运!是选择漂泊海外依附西方反华势力选择仇恨恶斗的道路陷入黑暗地狱之中,还是真诚忏悔自己扭转心志,放弃片面幽暗的心灵,勇敢去尝试博爱的道路,大无畏的回到祖国怀抱,共享中华复兴开创新型世界文明的光明道路,这个选择的历史时段异常短暂已到了几乎不能再犹豫任何片刻的时候了。

我真诚祝福一切有缘兄弟们觉醒,包括李洪志集团,祝福兄弟们内在本有的光明此刻在历史的召唤下猛然觉醒过来,积极参与到祖国大陆即将蓬勃开展起来的新文化文明生活中来,躬身践行互爱民主,建设特色社会主义中国,推动中华民族复兴才是人类世界的最为恒久根本的利益。中华民族复兴是世界文明获救振兴走向光明社会的最后唯一道路与最后的伟大历史机遇。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