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文摘 / 就13大佬谴责王炳章一事 回应胡平王军涛
就13大佬谴责王炳章一事 回应胡平王军涛
04/30/11    刘刚    独立评论

刚刚发现王军涛对我在网上的一篇文章作出回应。很好。不愧是王军涛,好汉做事好汉当。但令人失望的是,军涛作出了七点回应,似乎都无关我对十三人的质问。我的文章中是向十三大佬发出责问。这种责问本应在十三年前他们现行作案时,我就应该公开责问。但毕竟看到这其中有许多是我的朋友,我实在是投X忌器。更看到其中的大多数人年老体迈,仅仅依靠“中国人权”每月发的几百块人权薪金艰苦度日,我实在不好意思断了这些人的财路。所以,也就一忍再忍,一直给他们留情面。可十三年过去了,其中的有些人已不在人世,我竟不曾见到有任何人对此表示忏悔,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地继续做如此卑鄙龌龊的勾当。更看到司马南等人又在对艾未未进行诽谤,我也就在批判司马南的同时,顺便又揶揄一下十三大佬,本以为他们会良心发现,会公开道歉,也好告慰狱中的王炳章博士。哪知道,胡平这位号称是中国第一哲学家,竟在承认他们曾经公开谴责王炳章的同时,又指责我“编得太离谱”,“并无此事”,“原文在此”等等,使足了马列主义的辩证哲学,用尽了戈培尔的诡辩术,但却完全回避我提出的问题。这太有失哲学家政治家的风度啦。

我只是请胡平先生再反驳我时,一定要提出证据,而且一定要明白,我对你们的质问无外乎是下面两点:

1. 胡平等十三人在1998年公开发表联名声明,谴责王炳章,将共产党抓捕大批异议人士都嫁祸于王炳章。对此,你们只须说有木有!不要用一句“编得太离谱”,“并无此事”就想瞒天过海。

2. 你们有哪位在过去十三年里对王炳章公开道歉?有木有?你们准备何时道歉?我希望胡平将来也能够用“原文在此”,来告慰王炳章,回应你自己的儿孙。

鉴于胡平对我的批驳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也没有针对我的任何一句话进行指控,我也没有必要对胡平作更多回应。现在简短回应一下王军涛的问题。

出去一周,刚到家就接到三、四位友人电话,谈及老友刘刚最近一个帖子。有求证者,有评议者,还有希望我回应者。但我的网络不通,未能及时做出决定。现在,我能够上网读到这封信。对文中结论我不做讨论,我在此仅对可能导致【对他人伤害的事实】及我认为值得强调的原则简单回应如下:

【回应】这里我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对谁构成了伤害?是13大佬在过去十三年里对王炳章构成了事实伤害,还是我的重提此事就对13大佬构成了事实伤害?果真如此,如果你们当中有任何人因为我的公开责问便被共产党绑架并被判处无期徒刑,我一定向全体13大佬公开真诚道歉。但我希望你们从此能够懂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多行不义必自毙”。一定要在你们良心尚存之际,在王炳章还有心跳之际,你们要公开真诚地向王炳章道歉。

第一,在网络论坛上,我从不回应任何对我个人的指责。因为这不是查清问题的适宜场合。相反,网络争论往往成为蓄意抹黑他人做法的托儿,给各种有政治目的、个人恩怨或娱乐意图的人进行诽谤和搞笑取乐的机会。我主张,对那些严肃和有意义的指控,可以诉诸法庭调查或者通过协商产生公信力的民间调查程序查清真相。但是,如果在没有这样的公正严谨的调查程序实施调查并且我的沉默会给他人造成伤害时,我会对事实作些说明。这些说明仅仅通过强调一些事实免除他人可能因我的沉默而受到的伤害。

【回应】的确,网络不是查清问题的适宜场合。那么在过去13年里,你们曾通过何种方式,进行过何种努力,去查清你们对王炳章的愤怒和谴责不是建立在谎言和卑鄙之上的?至于说“争论往往成为蓄意抹黑他人做法的托儿,给各种有政治目的、个人恩怨或娱乐意图的人进行诽谤和搞笑取乐的机会”,那是对你们那封谴责王炳章公开信的最好写照!

第二,在那封刘刚提及的公开信上签字是我个人的决定。我个人对自己的所有政治决定负全部责任。我不是屈服任何势力压力而做政治决定的人。任何把我的决定的责任与他人挂钩都对他人不公道,也不合事实。

【回应】我不曾指责你屈从于任何压力。我只是指明胡平跟你几次电话沟通,请求你签名。你总不能说你们十三人共同起草了这封公开信,没有任何发起人进行串联鼓动罢!

第三,虽然我是在与许多人讨论了相关原则和事实后做出的决定,但我的决定不是基于与某个人的讨论做出的。由于王炳章先生回国在当时激起强烈的反响,大家都在议论此事,刘刚也是与我讨论过此事的朋友之一。刘刚也知道我与不少朋友讨论过此事。

【回应】同意,这当然是你自己的决定。这里又不是监狱,没人任何人能够按住你的手画押,更没有任何人能够让你不去发表你自己的意见。但这番议论除了给我的文章提供证据:你们确实发布了那封公开信,再无其它意义。

第四,我在这封信上签名的基本理由及讨论,没有刘刚说的复杂背景(资助、军情局和饭碗)。我的理由是当时海外普遍存在的看法:海外做事,尽量照顾国内的安全。在现实操作中,这与支持和展开国内的项目并不矛盾,甚至是长远合作的必要条件。在战略所的项目、08宪章及最近的茉莉花革命中,我都是这个原则。

【回应】你当时对我讲那番“军情局、饭碗”那番话,那是基于你对我的信任。我今天讲这番话讲出来,也是基于我对你的信任:我认为你还不至于否认自己亲口说出的话。既然你否认,那我就收回对你的信任。今后,凡是我们单独说过的话,我绝不再提。但你曾让我一道去见台湾军情局,接受台湾军情局的大笔资金的事情,总还是有军情局的人作证罢?我知道军情局的人也会矢口否认。但总还会有档案罢?会见之前,你只是告诉我那两位是商人,如果我知道是台湾军情局,我绝不介入,免得我无端地被牵扯到这些绝密项目。现在,那些国民党时期的军情局早已换届退休了,此事也已过去十多年了,也该解密了罢?我希望中国历史书和档案里应该真实地记录这一切,这毕竟是台湾国民党政府对中国民政事业的实际支持。如果说那封公开信不是为了资助和饭碗,那么,你们能不能给我指出这13人中有谁不是靠着资助在美国生活的?有谁没有领取中国人权、NED、自由亚洲电台以各种名义发的美元?

第五,虽然有些迟疑,我是当时就决定签字的,而不是刘刚所说的后来做出决定。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场。为此,我还与刘刚热烈地讨论过其中的一些问题。

【回应】我只是说,我们分手的那晚上,你后来答应是不签字的。现在,你既然说你当时就决定签字的,那你早告诉我呀,犯不着骗我呀,浪费我一晚上跟你苦口婆心的。

第六,由于王炳章先生还在监狱中,我不在此复述和展开我与他人进行的讨论。虽然我支持刘刚的许多看法和活动,但在这个问题上,过去和现在我都不赞成刘刚处理这类问题的理由。

【回应】你是说在谴责王炳章公开信的问题上,你依旧固执己见,对吗?我对你刮目相看,就是从那封公开信开始。所有在那封信上签字的人,我都鄙视,至少他们是没有独立人格,没有独立见解。试想,如果他们不从中国人权和其他相关机构领钱,他们还有谁愿意在这样一个损人又不害己的信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这比那些给人充当杀手的人还冒傻气。

说王炳章还在狱中,不便进行讨论。我记得你们在讨论公开信时,王炳章尚在狱中,王炳章回到美国后,你们才发出公开信。在发出公开信之前,你们应该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沟通,至少能够查清王炳章是否是美国公民。王牌还记得,你们发出公开信以后,有七年时间,你们都可以自由地见王炳章。七年时间还不够展开讨论吗?你们不会是要将这个课题当成了博士后论文罢!

第七,不论在这个问题或其他问题上,我与王炳章先生有什么分歧,我都高度评价他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探索和贡献,坚决反对中共当局对他的政治迫害,并将这些原则体现在我的政治活动中。

【回应】说得好!能够给出一个具体事例,能够证明你确实将这些原则体现在政治活动中,而且是与王炳章有关。不要跟我说谴责王炳章就是对其他人的最大保护。

最后,我向此事中由于由于我的疏忽而造成伤害朋友表示歉意。对于上述事实的说明,我可以进一步与其他当事人澄清分歧,但一定要在适当的场合进行。

【回应】何谓疏忽?前面的七点都在阐述是你自己独立作出的政治决定,又是你反复征求朋友意见作出的正确决定,这在最后,怎么就突然又结论成疏忽啦?这可不像是政治学博士应有的文风。至于说澄清分歧,还有必要吗?我认为没必要。唯一必要的是:向王炳章道歉!向自己的良心忏悔!

刘刚
2011-04-28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129779

胡平:代王军涛贴出他的声明

胡平:

你能把我的声明发出去吗? 我这里有些上网的困难.

祝好!

军涛

出去一周,刚到家就接到三、四位友人电话,谈及老友刘刚最近一个帖子。有求证者,有评议者,还有希望我回应者。但我的网络不通,未能及时做出决定。现在,我能够上网读到这封信。对文中结论我不做讨论,我在此仅对可能导致对他人伤害的事实及我认为值得强调的原则简单回应如下:

第一,在网络论坛上,我从不回应任何对我个人的指责。因为这不是查清问题的适宜场合。相反,网络争论往往成为蓄意抹黑他人做法的托儿,给各种有政治目的、个人恩怨或娱乐意图的人进行诽谤和搞笑取乐的机会。我主张,对那些严肃和有意义的指控,可以诉诸法庭调查或者通过协商产生公信力的民间调查程序查清真相。但是,如果在没有这样的公正严谨的调查程序实施调查并且我的沉默会给他人造成伤害时,我会对事实作些说明。这些说明仅仅通过强调一些事实免除他人可能因我的沉默而受到的伤害。

第二,在那封刘刚提及的公开信上签字是我个人的决定。我个人对自己的所有政治决定负全部责任。我不是屈服任何势力压力而做政治决定的人。任何把我的决定的责任与他人挂钩都对他人不公道,也不合事实。

第三,虽然我是在与许多人讨论了相关原则和事实后做出的决定,但我的决定不是基于与某个人的讨论做出的。由于王炳章先生回国在当时激起强烈的反响,大家都在议论此事,刘刚也是与我讨论过此事的朋友之一。刘刚也知道我与不少朋友讨论过此事。

第四,我在这封信上签名的基本理由及讨论,没有刘刚说的复杂背景(资助、军情局和饭碗)。我的理由是当时海外普遍存在的看法:海外做事,尽量照顾国内的安全。在现实操作中,这与支持和展开国内的项目并不矛盾,甚至是长远合作的必要条件。在战略所的项目、08宪章及最近的茉莉花革命中,我都是这个原则。

第五,虽然有些迟疑,我是当时就决定签字的,而不是刘刚所说的后来做出决定。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场。为此,我还与刘刚热烈地讨论过其中的一些问题。

第六,由于王炳章先生还在监狱中,我不在此复述和展开我与他人进行的讨论。虽然我支持刘刚的许多看法和活动,但在这个问题上,过去和现在我都不赞成刘刚处理这类问题的理由。

第七,不论在这个问题或其他问题上,我与王炳章先生有什么分歧,我都高度评价他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探索和贡献,坚决反对中共当局对他的政治迫害,并将这些原则体现在我的政治活动中。

最后,我向此事中由于由于我的疏忽而造成伤害朋友表示歉意。对于上述事实的说明,我可以进一步与其他当事人澄清分歧,但一定要在适当的场合进行。

王军涛
2011-04-28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129661

下面是北京之春98年4月号民运简讯上的一段报道。

说明,王炳章是2月6日被捕,9日即被驱逐出境。我们的声明是2月14日发的。

胡平
2011-04-24

对王炳章回国一事的异议

二月十四日,魏京生在加拿大的多伦多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提出有关王炳章化名回国并引起中共搜捕国内异议人士一事发表意见,他说每一个人都有回国的权利,但要是回国联系别人时没有仔细考量过别人的安危,则只能说是制造了新闻效应,我们的工作应是实质性的,顾及国内朋友安危的,而不是作秀性的。

二月十四日,有于浩成、王军涛、王鹏令、阮铭、吴仁华、胡平、胡立俊、胡安宁、郭罗基、常征、刘青、刘宾雁、苏绍智等十三人联合发表声明:“这次王炳章化名回国,隐瞒其美国公民身分,以组建地下反对党为由,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国内若干公开活动的异议人士秘密联系。这种给他人招致无谓风险,并且误导了国际舆论的行为方式,我们不应赞同。”

二月十五日,民联、民阵发表联合声明,谴责中共对与王炳章联系的多名异议人士肆行搜捕,要求立即释放一切受牵连者。声明重申支持流亡人士的回国权,支持海外民运人士以多种方式返回大陆从事民运活动,但对有些人在回国活动的计划和行为方式等方面持保留态度,认为应把国内人士的安危置于首位。声明说,这次因王炳章回国而引起的不同意见是正常现象,但反对任何借此扩大事端、使亲痛仇快的作发,呼吁各方就此总结经验教训,更好地推动中国民运的健康发展。

http://bbs.omnitalk.org/politics/messages/84868.html

将司马南之流永久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作者:刘刚

看到司马南王文等宫廷御用文人对艾未未的无耻诽谤,人们无不感到愤怒。可是,为何这些无耻文人敢于对艾未未诽谤诬陷,落井下石?司马南这种小人为何能层出不穷,并且变得越来越无耻?关键原因之一是我们中国人太健忘,太容易遗忘这种恶人的无耻行为。

1987年元旦,我们一些北京高校大学生到天安门游行要求民主自由,被捕后,还拘押在派出所时,就看到粤剧演员红线女等人在电视上对我们进行声讨,说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今天,还有多少人记得红线女的无耻?她现在更红火了,崇拜者更多了。这能不让后来者效仿吗?

8964后我们被关在秦城监狱,记得人民日报上连篇累牍地发表何新、海外华侨闻笛等中国无耻文人对我们的讨伐文章。http://url.ie/as7u
这个链接中是我在监狱时对这些人的反驳。现在还有谁记得他们当年的文章?相反,何新闻笛等人都成为中共的座上宾,令中国文人们羡慕。这如何能不让那些后起之秀们争相空后步他们的后尘?

1998年,海外民运第一发起人王炳章闯关回国,串联组建民主党,被中共逮捕,王炳章尚在狱中,就立即吓坏了许多吃民运饭的海外大佬,有十三位最重量级大佬联合在世界日报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我们的愤怒和谴责”,愤怒声讨王炳章,恨不能食其血啖其肉。后来王炳章被中共绑架,判处无期徒刑,这些人无不兴高采烈,而且继续讨伐王炳章。

李洪宽在当年的大参考中曾有如下评论http://url.ie/as82
“98年王炳章闯关回国煽动组党,被逮捕后,刘青胡平纠集了于浩成、王军涛、阮铭、王鹏令、吴仁华、胡立俊、胡安宁、郭罗基、常征、刘宾雁、苏绍智等十三人在《世界日报》上联名谴责王炳章。”

李洪宽还说:“他们从来没有公开检讨过。这是刘青胡平等人永远的耻辱。”他们不仅将谴责王炳章的声明发在中英文报纸上、网络上,还传真到港支联、台湾军情局、美国民主基金会等所有金主的办公室。我本人也多次受到了他们发来的这类传真。看看他们谴责诬陷王炳章的言辞,绝不亚于今日司马南对艾未未的诽谤之词。

他们的恶劣程度比之司马南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司马南还只是在中共媒体上进行诽谤,而那十三位是向世界各国政府去诬告王炳章。http://url.ie/as83这是我写过的公开信,竟少有人敢签名,说是一旦为王炳章呼吁,就再也得不到中国人权的人道救济款了。

更有甚者,王炳章被判无期徒刑后,这些人不仅不为之呼吁,反而极尽所能封杀其他人的呼吁。当有人想为王炳章高智晟呼吁时,他们就坚持要将这两人的名字拿下。有几位曾经是这些大佬朋友的人,也都私下里劝他们公开发一个道歉,威胁说如果不道歉,将不再作朋友。

但至今无人公开道歉,甚至还在继续诬陷诽谤。我每次发表为王炳章或高智晟的呼吁信时,吴仁华等人还常常以朋友的面貌给我打电话劝阻,说我不了解王炳章,不要为这种人伤了朋友和气。我还是依旧发呼吁,尽量不伤朋友和气。可我早就跟他们说过,他们不公开向王炳章道歉,我就不认这种朋友。

据其中的签名人跟我说,他们对王炳章的讨伐书,主要是受制于台湾军情局,明确告诉我说是为了保住他们的金援饭碗。事关饭碗,我也一直隐隐不说,免得害了更多人。现在十多年过去了,他们的饭碗保住了,可王炳章高智晟依旧在中共监狱,他们还是不道歉。

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些人对王炳章的愤怒谴责和落井下石?连那13位中还活着的人都以为全世界都将那封信忘记了,他们更加成为大佬了,更加能控制资源了,今后如果有谁不就范,他们依旧会联合起来愤怒和谴责。

对那封愤怒谴责王炳章的公开签名信的经过,不妨再补充一些。98年我同军涛都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我们住的只有一条街之隔。那天我们两人一道去纽约中国城吃饭并购货,顺便叙旧。其间军涛接了胡平电话,反反复复交流。随后便跟我说起有一封关于王炳章的信,让我也签名。我立即拒绝。并希望王军涛也拒签。军涛说实在不好拒签,因为胡平在前不久发生的战略研究所政变事件上曾帮军涛说话,现在不好驳老朋友面子。我再三劝军涛不能签名,说这是一个政治家绝对不能犯的错误。军涛犹犹豫豫。后来我建议军涛以看原文为由先拖拖,然后再提出修改意见,没准就给拖黄了。军涛接了电话后又说,这封信明天必须发出。我们一直为此谈到深夜,最后我们分手时,我让军涛保证不在那封信上签名。军涛保证了。

我回到家后,不断给我所知道的一些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们不可在谴责王炳章的信上签名。包括陈破空等人都回话说不会签名。其间我不时地接到胡平电话,要我签名,被我回绝。后来胡平的太太王瑷给我来电话,讲了好长时间,说王炳章如何如何恶劣,如何如何品质败坏。我听了半天也没听出来王炳章到底是何处败坏。最后,我告诉他们,即便王炳章是流氓强奸犯,我也要捍卫他不受绑架不被中共迫害的权利。

第二天,我收到传真,见到王军涛的名字赫然在上面。我立即去见军涛,问他如何又签名了。军涛十分为难地告诉我,是因为王瑷苦苦相求,是因为他知道了此事事关胡平等人的饭碗,还说这背后是台湾军情局。我听后便有些发火。我质问他,你怎么能够为保一个人的饭碗而置另一个人于死地呢?正因为你知道了他们是为了保住自己饭碗,而不是像那封信上所列出的种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更不应该在这种无耻的信上签名。你怎么就这样甘心为别人背黑锅呢?

后来。我们几位跟军涛比较要好的朋友,都批评军涛在这件事上犯了一个政治家最最常识性的错误。那之前我们还都将军涛看成是政治家,自那以后,我们就对军涛刮目相看了,就将他看成是政治学者了。

今天我在此重提这些往事,就是想提醒大家,要永远牢记司马南今日对艾未未的无耻龌龊,否则,两三年之后,他完全有可能象上面提到的那些人那样,利用他对艾未未的无耻诽谤落井下石所招来的名气,摇身一变又成为反对派领袖了,反正大家是健忘的。

每当我看到高挂在中国人权通讯上的那些愤怒谴责王炳章文章,就让我怒发冲冠。有篇文章的标题居然是【王炳章被遣返美国多人无辜被牵连】(链接)

我看这篇文章的标题应该改成【王炳章被遣返美国,多人无辜被牵连,中共被逼无奈自卫反击】,这才能表达中国人权和13位大佬的真实心声。

这13位大佬对王炳章的歹毒程度,丝毫不亚于药家鑫对张妙的歹毒。药对张妙连捅八刀,那是在几分钟几秒钟内完成的,他还知道要逃跑知道是犯罪,还可以用激情杀人来辩解。可这13位大佬对王炳章却是愤怒谴责了十多年,还在继续谴责,从未准备放弃,更不准备道歉,不准备逃跑,至今都认为他们是最最正义的代表。

我相信这13位都有独立思想独立人格的人。那么是一种什么力量能使得这些人能为这样一个荒诞不经的恶劣之极的公开信紧紧地抱成一团,抱在一起13年不悔不改,甚至在某些人临死之前都不曾有半点忏悔呢?我没有看到在任何一件其它事情上他们能如此团结如一人。

比起毛泽东对刘少奇的狠毒,周恩来对刘少奇的落井下石,这13位大佬也毫不逊色。毛泽东整理刘少奇那还毕竟是他有生杀予夺至高无上的权力,想灭谁就灭谁。可13位大佬都是流落他乡的异客,都是自己饭碗难保的主。就能如此歹毒非要致人于死地而后生。万一他们有了毛泽东那般权力,真不能想象该有多少刀下之鬼。

周恩来曾经刘少奇的案卷上批示“此人该杀”,但他从来不曾将此批示公开,甚至他老婆邓颖超还秘密派人将此批示从档案馆抽出销毁。他们知道那是羞耻,那是要遭报应的。可这13位,不仅公开对王炳章落井下石十多年,而且还嚣张得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让所有人都不敢为王炳章呼吁,他们居然还敢让老婆当说客!

每当我想起王炳章,我就会感到心痛。想到一个被中共绑架回国又被判处无期徒刑的人,没有多少人为他呼吁,却终生都被他昔日的一些战友谴责诅咒,他该是多么孤独。我无法想象我在他那种境遇下还能有信心活下去。那些谴责王炳章的人,许多是坐过大牢的。难道就不知道在牢中是多么需要外界的声援和呼吁吗?

我同王炳章没有深交。只是在六四纪念集会上见过一面,还有同张林傅申奇一道见面说过几句话。我们甚至不曾一起喝过茶,不曾吃过一顿饭。对此我无比懊悔。我在狱中时,每到吃饭时就倍加思念朋友,再好的饭菜都没味。就盼着出去后能跟朋友一道喝茶,一道醉酒。炳章,我等你一道喝茶,一道饭醉。

刘刚
2011年4月24日
steelegang@gmail.com


相关文章
中国海外团体呼吁关注王炳章 - 03-28 07:59 am
王炳章儿子吁美方向习近平争取释放父亲 - 02-17 02:48 pm
谴责王炳章是为了“台湾军情局的饭碗”? - 05-06 12:36 am
王天安投书《华邮》誓言为父亲王炳章的自由而斗争 - 01-11 10:15 pm
民运人士王炳章在狱中健康急剧恶化要求保外就医 - 05-31 10:48 pm
是谁出买了王炳章? - 11-01 05:59 am
王炳章狱中遭狱警虐打 海外民运团体抗议 - 12-09 12:31 pm
王炳章狱中受虐挨打 - 12-07 02:31 p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