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最新文章 / 魏京生拒绝200万民运资助告诉了我们什么?
魏京生拒绝200万民运资助告诉了我们什么?
04/26/06    王大庆    正义党

王大庆魏京生透露的信息

最近,从中国大陆流亡海外最著名的民运人士魏京生署名在“独立论坛”参加讨论。魏京生在谈论到他曾经拒绝了美国肯尼迪基金会200万的民运资助款时透露:“为什么我不能拿,是因为主持此事的美国人起草的条文中有一句话我要求去掉。‘使用此款项的组织和其成员,不得议论美国的对华政策’,我坚持去掉这一条。而且坚持这个基金会要由中国的几个民运组织组成的理事会支配,美国人的肯尼迪基金会仅仅帮基金会管钱,起监督作用。”

魏京生继续透露说:“克林顿的律师(也是肯尼迪基金会理事,莱温斯基案的律师),......他说:你理解错了,美国人的钱当然是美国人说了算。我说法案里写得清清楚楚:钱全部是用来支持中国人的海外民运组织,你们只负责监督使用的合法性。......他不同意,再说什么也不重要了。......最终谁也没拿到这笔每年二百万的钱。”

魏京生表示,他拒绝了接受肯尼迪基金会上述对民运资助的限制,“我们保住了独立发言的资格”。

资助所设的限制

“使用此款项的组织和其成员,不得议论美国的对华政策。”这是美国肯尼迪基金会提供中国大陆民运200万美元的限制条件。我们要问:为什么美国肯尼迪基金会要在提供中国大陆民运资助的同时设下这样的限制?

最直接的回答是:中国大陆民运一直在议论美国对华政策。议论美国对华政策干什么?影响美国对华政策也!

影响美国对华政策是为了中国大陆民运吗?很多中国大陆民运人士认为影响美国对华政策是为了中国大陆民运。不过,这是谁灌输的概念?这是台湾政府的的情治人员和台湾政府操纵的宣传媒体向中国大陆民运灌输的概念。

美国是美国,美国政府决定采用什么样的对华政策是美国政府的事情,中国民主运动在美国的组织、机构和人士,享受和利用在美国得天独厚的条件从事使中国民主化的运动,在美国推进全球民主化、尊重基本人权的原则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之前,美国政府具体的对华政策同中国民主运动究竟有多大关系呢?如果认真地想一想中国民主运动自己的终极目标,美国政府具体的对华政策根本同中国民主运动没有任何关系,非要说有关系的话,那都是对中国民主化只可能有利,不可能不利的关系。

在美国的中国民主运动组织、机构和人士,是在美国这个国家,利用美国这个国家提供的条件,来从事中国的民主化运动,不是在美国从事影响美国政府决策的政治活动。中国民主运动组织、机构和人士在美国从事影响美国政府具体对华政策的政治活动纯属不务正业。

关心和企图影响美国政府具体对华政策的是台湾政府,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台湾政府一直在把中国大陆民主运动当作工具来使用,是不是间接地为日本的政治、经济利益服务这里不谈,台湾政府长期以来把中国大陆民运当作傀儡,用来影响美国政府的具体的对华政策,破坏美中交流和合作,使其对台湾寻求“独立”有利。结果使得大部分所谓的“中国大陆民运”主次颠倒,他们不去试图争取更多的中国大陆民众的认同、支持和参与,他们不取试图争取更多的海外华侨的认同、支持和参与,他们不去认真研究如何在中国大陆的现实状况下开展民主运动的工作,他们的主要“民运工作”变成了在美国抗议示威和开“研讨会”,这些“研讨会”往往不是对中共的“声讨大会”就是所谓“学者”来谈“台海问题”,从而试图通过制造和影响美国的舆论来影响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在这种舆论的配合下,他们的另一项主要“民运工作”就是“游说”美国政府。他们还有一项主要工作,那就是要么设法让国内的民运人士去坐牢,或者派海外的民运人士回国去出事,从而人为地制造“人权事件”制造所需要的“舆论”。这一切都在台湾情治人员的直接操纵和控制之下,也在台湾的资金资助之下进行。

应该说,美国政府,美国的肯尼迪基金会,对中国大陆民运大部分组织和人士在美国实际扮演的上述主次颠倒的角色了如指掌。所以,肯尼迪基金会在考虑资助中国大陆民主运动的时候,提出了“使用此款项的组织和其成员,不得议论美国的对华政策”,这是很有针对性的。魏京生希望保持自己“独立发言的资格”,但是魏京生恰恰没有想到,肯尼迪基金会提出的这个提供捐款的限制条件,正是给中国大陆民运团体和人士一个保持独立而不再当台湾政府傀儡的机会。

民运不可能得到这笔资助

根据魏京生透露的情况,美国人“坚持......要由中国的几个民运组织组成的理事会支配”资助的款项,也许美国人了解并且相信魏京生是独立的,但美国人也许不了解“几个”民运组织中,很难找到象魏京生这样愿意坚持独立的中国大陆民运人士,就连今天公开反对台湾政府操控海外民运坚持清除替台湾政府服务的人进入的中国民主正义党,也曾经有过主要负责人从1997年的公开声明“中国民运不应该成为台湾的尾巴”变成了2001年的“中国民主正义党接受三民主义大同盟的领导”。魏京生,如何能够找到“几个”民运组织组成符合肯尼迪基金会所要求的那种“组织和其成员不得议论美国的对华政策”的理事会呢?这“几个”民运组织的负责人中,有“几个”不是已经在台湾政府的资助之下,正在从事所谓的“中国大陆民主运动”而其实目的只是帮助台湾政府来影响美国的对华政策呢?

所以,魏京生组成不了这样的理事会,万润南、吴弘达也不可能组成得了这样的理事会,所以,这笔资助中国大陆民运人士不可能得到。假如谁真的有希望得到符合肯尼迪基金会所设限制条件的资助,目的就是要通过中国大陆民运组织来影响美国对华政策的台湾政府也不答应,因为这样一来,当台湾政府要中国大陆民运人士和组织通过制造舆论来影响美国对华政策的时候,由于“主流”不能参与,舆论的作用就小了。中国大陆民主运动人士和组织对来自中共的袭击总是有所预防的,但我们对来自台湾政府的袭击又有多少思想准备和预防呢?

法轮功取代并试图“吃掉”民运

为什么?就是因为有魏京生这样的人。相信魏京生为了“保持独立发言的资格”拒绝了肯尼迪基金会的资助,魏京生也同样为了“保持独立发言的资格”拒绝了台湾政府,被人“不依不饶追到全世界明着给你搅合”。正是因为中国大陆民主运动中象魏京生这样的人不止一个,而且越来越多,而且“浪子回头”的也越来越多,法轮功组织对台湾政府来说比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组织好用得多,为了形成“主流”才能通过“主流舆论”来影响美国的对华政策,所以法轮功从“法轮大法好”的传教和“反迫害”变成了“民运”--纪念“六四”也非要法轮功组织来主持了。从台湾政府重法轮功而轻民运,从台湾政府要让法轮功取代和试图“吃掉”民运来看,台湾政府长期涉足海外的中国大陆民运和资助中国大陆民运,目的就不是为了中国大陆的民主运动,目的只是把中国大陆民运当作傀儡,当作工具,来影响主要是美国的对华政策。

所以,对今天的中国大陆民运人士来说,象法轮功的王文怡那样为了台湾政府的利益扰乱白宫仪式破坏美中交流和合作不算什么“勇气”,坚持“保持独立发言的资格”才算真正需要勇气,我们应该相信,我们也一定会看到,真正有这种勇气的中国大陆民运人士会越来越多,也会越来越公开。

参考连接:
 
魏京生:澄清有关不接受肯尼迪基金会资助的道听途说
http://cdjp.org/Articles/article.php/210

魏京生:心血来潮讲点民运和台独关系史,以正视听
http://cdjp.org/Articles/article.php/118


相关文章
怎么魏京生持有有效的中国护照? - 06-04 09:03 pm
要爱护魏京生并鼓励他重新打造影响力 - 04-12 01:46 a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发表时间 作者 回复
兩岸一中 2009-08-30 01:47 am 中華兒女 0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