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最新文章 / 要爱护魏京生并鼓励他重新打造影响力
要爱护魏京生并鼓励他重新打造影响力
04/12/06    史静静    正义党

史静静海外民运人士高寒批评魏京生先生以自己的姓名命名基金会中写道:“......那所谓‘魏京生基金会'......在我看来,这是魏京生出国后走出的最大一步臭棋,此棋之臭是毁灭性的,其失败更是战略性的......你这个基金会也只能以“中国民主”什么的,而不能用自个儿的宗姓冠其名。”

我们从事中国民主运动有关活动的人,都应该了解:个人影响力在政治中的作用不可低估,团体中的个人在团体之外的影响力也有很重要的地位。中国共产党强调“集体”,共产党一贯只允许在自己的党内树立极少数、经常只允许树立一个现任最高领导人的个人影响力,但这是典型的专制团体的做法,中国民主运动完全没有效仿的必要。

无论是魏京生所获得的荣誉,无论是魏京生让人们对他产生的期待,还是魏京生给人们带来的失望,都关系到“中国民主”,都关系到“中国民运”,都会牵动整个或某些集体,但所有这一切都离不开作为个人的魏京生。

对魏京生来说,由于其个人所受到的注意程度极大,由于其个人在中国民主运动中的符号意义极高,当其言论和行为对“中国民运”产生正面作用的时候,“中国民运”这样一个集体就会因其个人受益,当其言论和行为对“中国民运”产生负面作用的时候,“中国民运”这样一个集体就会受到伤害。应该说,魏京生来到美国之后,在这两个方面他都已经经历过了。

虽然个人让“中国民运”受益总是受欢迎的事情,但我们往往更关心的是不要让“中国民运”受害,因此我们的立场就应该变成不要依赖于某个个人的特殊影响力,这是一种为了集体的安全所考虑的,这和讨论专制制度可能比民主制度效率更高,但专制制度一旦犯错则给国家和人民造成毁灭性的损害,而民主制度能够在犯错的时候自动调整纠正错误是相通的。

魏京生将由其负责的、旨在促进中国民主化的机构命名为“魏京生基金会”并没有什么不好,当魏京生的言论和行为对“中国民运”产生正面作用的时候,大家人同魏京生,魏京生可以重新让人们产生期待,魏京生可以再一次被人们接受为中国民主的象征人物,魏京生的名字可以成为“中国民运”的符号和旗帜,这个时候,“魏京生”这三个字在人们的头脑中不一定和“魏京生”个人有多大关系,这个时候,“魏京生”这三个子就代表了“中国民运”。

如果魏京生的言论和行为对“中国民运”产生负面作用的时候,大家可以不认同魏京生,也可以忽略“魏京生基金会”这个机构的存在,而且大家这个时候还应该感谢魏京生没有把这个基金会命名为“中国民主基金会”。这个时候,人们要失望,要发泄,都只能对着作为个人的魏京生去,而没有理由对着“中国民运”这个集体。

我不了解魏京生怎么会从在“中国民运”中那么高的荣誉和期待中一下子摔得那么重,我也不清楚这中间主要是因为魏京生个人的原因造成的,还是台湾政府背后插手造成的,但自从魏京生亲自用真名在《独立评论》上表达自己的政治见解和参加讨论以来,我们不但可以摆脱“媒体”间接报导有关魏京生的限制和可能受有计划的舆论操纵的误导,我们也看到了过去“媒体”间接报导的某些对魏京生形象所进行的不恰当的扭曲和刻意的渲染。至于魏京生能不能重新成为“中国民运”的符号和旗帜,答案应该是:完全可能。而在这个时候打击魏京生亲自上网表达自己的政治见解并参加讨论肯定是错误的,这是因为魏京生当前正在开始重新打造个人对“中国民运”的正面影响力,如果魏京生成功,那么魏京生能够对“中国民运”作出的新的贡献是巨大的,如果魏京生失败,他对“中国民运”的损害却是最小的,这是因为他目前主要以“魏京生基金会”这个机构的名义活动。

所以,今天我们应该要爱护魏京生并鼓励他重新打造其个人的政治影响力,这也是爱护中国民主运动和发展中国民主运动的一个具体实践。今天,我们对魏京生的期待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在成功或失败的结果还没有出现之前,我们的立场和态度只能是--期待魏京生成功!(首发于《独立评论》)


相关文章
怎么魏京生持有有效的中国护照? - 06-04 09:03 pm
魏京生拒绝200万民运资助告诉了我们什么? - 04-26 04:21 a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