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参考 / 批判资料 / 我为何鄙视魏京生
我为何鄙视魏京生
03/02/08    林希翎    福建侨报
我为何鄙视魏京生

编者按:法籍华人林希翎女士曾因同情所谓“民运人士”,参与过“营救”魏京生的种种活动,对此,她有着“既痛苦又羞愧”的经历。作为热爱中国的海外华人,林希翎将她所认识的魏京生予以揭露;作为热爱中国的海外华人,她更蔑视魏京生之流。

在江泽民主席访问法国时,一小撮反共反华分子纠合了“藏独”、“台独”分子趁机到处兴风作浪,进行丑恶表演,对此,我表示强烈的愤怒和谴责。

在江主席计划的访问之地,在他还未到之前,就有一个人早早先到那里“恭候”着。此人即为被西方和台湾的媒体吹捧为“民运之父”的魏京生。提起他,我的心是既痛楚又羞愧,因为在很长时期中,我以为他被中国政府以出卖国家军事情报罪判刑是个“冤案”,曾经热心地参与“营救”他的种种活动,在他第一次刑满出狱后,我曾最早与他通电话、通信,并把我的朋友们的第一笔捐款亲自送到德国,交给他妹妹魏珊珊那里。嘱他先好好养病和学习,不要出国,不要卷到“海外民运”的陷阱里去。可是他根本不听,立即与美国、法国、台湾等地反共反华分子公然勾结在一起,并要求美国政府不要给中国最惠国待遇来“制裁”中国等。

在他被中国政府宣布保外就医出国以来,他既无病可养又不学习,更不屑去打工谋生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他的所作所为和言行,不仅为海内外的华人所不齿,而且使曾经关心过他的朋友大失所望和愤怒,纷纷起来反对他、谴责他。如今他已经堕落成为一个出卖国格、人格和灵魂,毫无一点中国人起码的民族自尊心的卖国贼、汉奸。虽然他至今外文还不会说半句,美国护照也还未拿到手,却想对自己的同胞充当起假洋鬼子和“人权”教师爷来。在这个文革中长大、根本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身上,我不仅感受到他当年当“联动”红卫兵的那种疯狂复仇变态心理依然如故,而且还混加吴三桂、汪精卫卖国求荣意识和犹大、美国三K党党徒和德国纳粹分子的法西斯精神。

当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我国驻南使馆,炸死炸伤了我们的外交官员、新闻记者,公然侵犯我国的主权,因而引发了海内外广大华人奋起游行示威抗议的浪潮时,魏京生竟把中国人民的这种爱国行动污蔑成为“义和团运动”和“民族主义”,他竟公然站到八国联军和美国及“北约”的立场上去为虎作伥。他利用一切机会,在全世界许多国家到处游荡,靠乞讨、诈骗捐款,带着情妇,过着糜烂的生活,作反共反华的歇斯底里狂吠乱嚷。

连美国在事后都不得不一再向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表示道歉与赔偿损失,而魏京生反而处处要表现他比人家更加倍的反共反华,他妄想赢得超级反共反华的冠军,甚至做起了想得诺贝尔和平奖金的迷梦。可惜这一黄梁美梦终于破产了,诺贝尔和平奖并没有颁给这个“人权”骗子。

我曾百思而不解,魏京生怎么会变成这样子?这个神话是由谁和怎样编造出来的?直到我不久前碰到这个神话的最早炮制者和始作俑者——法国著名的中国问题学者、前法国外交官白天祥博士(Emmanuel Bellefroid)以及他的中国太太李爽女士,当他们向我谈起那段历史真相,才揭开了这个谜。原来正是白天祥第一个把魏京生的文章在西方作了公开介绍的。

白天祥作为一个学中文的西方学者,本只对魏京生的文章感到猎奇而予以介绍,未想到他会盗窃了国家军事机密情报去出卖给英国记者。当魏京生正在为金钱的多少而讨价还价之际,被这位记者的翻译、一个爱国的香港人录了音,人赃俱在,铁证如山,中国政府因此才给他判刑15年的,原来他的案件根本不是冤案。

李爽说,魏京生今天的表现不是偶然的,当年“民主墙”的其他刊物一本只售1元人民币,只有他办的《探索》卖给外国人要价25元。他就是骗钱,为了钱可以害他老子。白天祥先生就是因为发现了魏京生出卖军事情报一事而对他极为反感和蔑视,现在他成了法国汉学家中最反对魏京生者,他勇敢地站出来写信给诺贝尔奖评奖委员会,证明这段历史真相,并反对把诺贝尔奖颁给魏京生。
更有意思的是魏京生“中国民运之父”神话的另一个炮制者,竟是白天祥的前妻、现在既自称是魏京生的“红粉知己”、情妇、代言人,又被一小撮反共反华分子吹捧为“中国民主运动最忠实的朋友”的侯芝明女士(Marie Holzman)。此人长期在法国不务正业,不学无术,既没有一个正式的工作岗位,也没有任何学位。

她冒充“汉学家”、“教授”、“作家”到处招摇撞骗。魏京生第一次被释放后,她立即飞到北京去搞“独家采访”,同时也趁机到国内的其他“民运人士”那里去煽风点火,串通进行反共反华活动,危害了中国的安全,因此中国政府不再给她入境签证了。当魏京生第二次被判刑后,她到处奔走为他喊冤。就在魏京生被释放送往美国的前一天,她还到法国电台上危言耸听地诉说魏京生在狱中如何遭到中国政府的“严刑迫害”,“病重得马上要死了”,呼吁大家“营救”魏京生等等。可是当魏京生第二天就被中国政府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送往美国,一到美国就由美国最大的医院、最权威的医生对他作了全身检查后,宣布魏京生根本没有什么病,健康良好。

当我对侯提起此事,劝她今后说话不要这么不实事求是,美国医院权威医生的体检证明,打了你一记耳光,你这么乱说,今后还有谁信你呢?她竟无耻地狡辩说,魏京生就是有病,我看到他一次在我家中冷汗直流。

魏姗姗因为亲眼见闻此“洋妇”的缺德卑鄙,起了疑问和反感,就劝她哥哥,“你与这个女人混下去很可怕,她会害了你的。”而魏京生不仅不听她劝告,反而粗暴地骂她,叫她不要管,因此兄妹关系也闹翻了。最近魏京生与侯芝明双双去德国到处游荡时,连个电话都不给他妹妹打。魏京生这个掉到钱色陷阱中不能自拔的腐败分子,为了钱色和政治野心是可以六亲不认,连父亲、妹妹都可以出卖和坑害。

魏京生的确患“病”了,但不是如侯芝明所说的什么肉体上的病,而是患上了反共反华的狂热病,就像爱滋病毒一样,在他们之间互相传染着,是无药可救的。

http://www.66163.com/fujian_w/news/fjqb/991112/2_5.html


相关文章
旅法华人林希翎:邪教夺走了我儿子的生命 - 03-02 10:51 pm
我所了解的林希翎 - 03-02 10:49 p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
最新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发表时间 作者 回复
民运人士? 2008-06-26 08:47 am 言为心声 2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