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服务器 控制 登陆 注册 更新 搜索 投稿 退出 联系 首页
最新文章
文摘
专题
参考
热门文章
海外组织
资料目录
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 / 参考 / 批判资料 / 延吉,一座被韩国改变的城市
延吉,一座被韩国改变的城市
01/10/08    凤凰网   
延吉,一座被韩国改变的城市

我们的民族英雄

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腹地延吉、图们、龙井3个城市在伪满洲时期被称为间岛——夹在图们江和海蓝江之间的这片肥沃土地直到19世纪中期都人烟稀少。

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韩国部分研究人士根据各种历史资料争辩说,“豆满江”(图们江)不是真正的图们江,海蓝江才是真正的图们江——明清两朝,中朝双方的文献都记载图们江是双方东段界河,但具体的勘界工作则从没有完成过。

作为“恢复国史”运动的一部分,韩国国内不时有人提出对间岛,也就是中国延边地区的领土要求。以至于在2004年,当时尚担任韩国外交通商部长的潘基文也迫于政治压力表态,中日之间在1909年签订的“中韩”勘界协议无效。对此观点中国方面极不认同,给予严重抗议。

在延吉,也有人支持这个观点。在延吉火车站附近的一个网吧里负责替韩国网络游戏玩家“代练”的19岁朝鲜族少年高明杰就认为,“间岛”本来就是朝鲜(韩国)的。

高明杰在网上论坛所采用的昵称是“李舜臣大将军”,“这是为了纪念我们朝鲜族的民族英雄。”

高明杰的父母都在韩国打工,本来上着汉族小学的他,在小学毕业之后就被父母转去了朝鲜族中学。朝鲜族中学实行汉语和朝鲜语的双语教学,“毕业以后好找工作。”高明杰高中毕业以后就等着出国打工,在网吧里上韩国服务器玩网络游戏的时候认识了不少韩国朋友。渐渐地,他开始接受朋友们的观点。

消失的族人

上世纪7080年代的时候,朝鲜族父母更愿意送自己的子女去汉族学校,目的就是为了学好汉语。但是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朝鲜族子弟重新回到朝鲜族学校就学的趋势开始显现。能说一口好的韩语,在大学毕业以后就能很顺利地在北京、天津、青岛等大城市的韩国企业找到工作。即使没能考上大学,去韩国打工也更能适应当地的生活。

即便如此,整个延边州的朝鲜族学校还是不断减少。社科院民族问题研究所的一份报告举例说:“珲春市密江乡经过多年的教育布局调整,把各村小全部撤并到乡中心校集中办学,但该校学生规模还在减少,2003年该校学生数为320名,2004年已减到250名,密江乡去年出生人数(朝鲜族)才5人,到这些儿童上学的时候,该校生源就只有这5个学生,很难保证继续正常开办。”

解放初的统计记录显示,当时的延边朝鲜族自治州60%以上的人口为朝鲜族,现在,朝鲜族在延边州的总人口中不到40%。从1996年开始,延边的朝鲜族人口就一直处在负增长中。

城市化与移民浪潮同时进行着,2005年的统计数据是,在全州220万人口中,农村人口只有约70万人。1978年,延边的第三产业增加值不到17%,到2004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已经占当地GDP的70%以上。

延吉市的人口还在上升,延边农村的朝鲜族社会已经出现了崩溃的迹象。上世纪90年代中期,龙井市红城屯曾有40户朝鲜族,如今在那里可看到很多似乎已空了很长时间的草房。红城屯目前只有20户朝鲜族,而其他20户是汉族人。

朝鲜族家庭中的成年人一般都已经外出打工,他们有的是在内地大城市的韩国企业就职,更多的通过各种途径去了韩国。夫妻的两地分居,甚至许多朝鲜族妇女的主动离异,希望能再嫁给韩国人,造成朝鲜族的离婚率持续上升。

珲春市第四小学是一所朝鲜族小学,处在珲春市郊区。这个学校的所有在校生中,46.2%为单亲家庭的孩子,16.7%的孩子没有父母任何一方在身边,另外还有相当比率的重组家庭的孩子。

这样的例子在采访中俯拾皆是。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延边朝鲜族人都觉得尽管去韩国打工能挣到不少钱,甚至整个延边的经济就是靠劳务输出的侨汇收入撑起来的,但这一财富积累的过程却是以牺牲下一代的教育为代价的。

10.3亿美元侨汇收入

“父母不在身边,又不可能把孩子们也带到韩国去,这样下去孩子怎么可能接受到全面的教育?”一位1990年代初毕业于延边大学的朝鲜族家长金文虎忧心忡忡地说。这位物流公司的老总刚毕业后不久就去日本打工,几年以后回国,靠着打工攒下来的钱在延吉创办了自己的公司。

出国打工者众,成功者寡。在他看来,如果说当“出国产业链”还不完善的时候,出国打工的朝鲜族在日本、韩国通过自己与当地社会的接触还能学到一些东西,见见世面的话,现在在整条产业链的组织之下,他的那些后来出国打工的族人们已经失去了这一“学习”的途径。和他们一条流水线,一个工地工作的都是来自中国的同胞。每个月仅有的两天休假也是在工厂提供的宿舍里呼呼大睡。“很多人回来之后还不如我这个靠看韩国电视了解韩国的人知道的事情多。和那些在内地大城市打工的汉族唯一的区别是,他们有一本护照。”

2001年2003年,韩国政府多次打击非法滞留者,大量朝鲜族在那时回到国内。辛苦几年攒下的几十万块钱,很快就换成了一套房子。全家人搬进新居后不久,发现在延吉还是找不到足以营生的活路。于是继续找门路回韩国打工。

几年前,延边州政府还曾努力想要发展本地的制造加工业,曾经力推以长白山特产为代表的农产品加工业。也曾经吸引到一些韩国投资。但是这些企业很快或搬走,或破产。设立多年的开发区,现在还是静悄悄的。

金文虎的物流公司业务量尽管一直在增长,但是据他介绍,那是因为他们的市场份额在扩大,而整个延边州的物流市场,最近几年一直在持续下跌。

但是,出国者仍然支撑着延边朝鲜族人的生活。根据延边州政府提供的数据,2006年,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国内生产总值为240亿元人民币,而当年的侨汇收入为10.3亿美元。

“(出国打工)除了推高延吉的房价,什么都没留下。”金文虎说。2000年,延吉市区的房价平均还在每平方米1000元左右,现在的均价已经到了2500元。


相关文章
父母淘金子女留守 韩梦让中国朝鲜族家庭蒙阴影 - 01-10 04:55 am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Email给朋友 打印本文